鬼医煞(GL) 12 纠缠不休(二)

小说:鬼医煞(GL) 作者:桑鲤 更新时间:2017-03-14 11:39:39 源网站:快眼看书
最新网址:www.ibotaodz.com
浴桶里的水色多了几缕细细的血丝,缓缓飘荡在水里。

    华以沫掐准了时间,一刻方过,便抬手将那些金针都取了出来,收入了木匣中。

    苏尘儿昏厥地靠在浴桶边沿,水雾将那清丽的容颜缓缓氤氲出一层薄纱,染上那一头柔顺青丝与纤长的睫毛。

    华以沫则手撑下颔依在桶沿上,饶有兴致地凝视着苏尘儿安静的容颜。

    顿了顿,伸出手,拂去了苏尘儿脸上的水滴。

    以及那睫毛上欲落未落的水珠。

    阿奴捧着换洗衣物进门时,瞧见的便是自家主人托腮望着昏迷美人的场景。周围一片缭绕水雾,将两人包裹其中,显得迷离而不真切。

    华以沫听到动静,微微偏了头,望向阿奴。

    “主人,时辰到了。”阿奴说着,便将手中的衣物放在了一边架上,然后取下了擦身的巾帕打算为苏尘儿收拾。

    华以沫闻言便站了起来,转身前又瞟了苏尘儿一眼。似想到了什么,忽然朝阿奴开口道:“到时候直接送去我那里罢。”

    唇角,勾起一丝弧度。

    阿奴望着笑得欢愉的主人,忍不住心里又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苏尘儿醒转的时候,已是傍晚时分。

    鼻间传来米粥的香气。

    苏尘儿只觉得整个身子都仿佛被掏空了一般,轻得感觉不到身体的重量。

    而闻着食物的味道,似乎……饿得很了。

    喉咙有些干涩,苏尘儿忍不住轻咳了两声。转过头时,正望见薄帐被一双芊芊玉手掀了开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华以沫半坐在床沿,伸出手探了探苏尘儿的额头,然后又探了探她的脉,口中问道,“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你这次,又是做了什么?”苏尘儿开口时,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。

    华以沫斜了苏尘儿一眼,也不回答,收回手径直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薄帐再一次落下。苏尘儿只能透过帐子,看到隐约的人影在外面晃动,似乎是回到了石桌旁。

    不过只一会,薄帐便重新被掀开了。

    华以沫重新在玉塌前坐下来,然后伸出手便去扶苏尘儿。

    “不用,咳咳,我自己来。”苏尘儿轻轻推开华以沫的手,勉强道。

    华以沫闻言听话地收回了手,挑着眉望着试图自己撑起身子的苏尘儿。

    在苏尘儿第三次起身失败后,终于放弃般地躺回了床上。

    “如何,要我帮忙么?”华以沫手里仍拿着那碗水,望向苏尘儿道。

    言罢,便兀自伸出右手,穿过苏尘儿的后颈,然后扶住了她的肩,将她带着微微半坐起来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苏尘儿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如何谢?”华以沫接下话来,话语认真,神色却带着一丝戏谑。边说边将碗沿递到苏尘儿唇边。

    苏尘儿慢慢地喝着水,垂着眼并不说话。

    几乎是半个身子靠在某人怀里,能感受到柔软的身体,与透过衣料沁出来的低温,而整个人则被苦涩微凉的药香所覆盖。

    不一会,苏尘儿抬起了头,示意自己喝完了。

    华以沫却没有将扶着苏尘儿肩膀的手松开,反而唇凑到苏尘儿耳边,话语轻柔道:“你还没说,要如何谢我呢?”

    华以沫感觉到耳廓处一闪而逝的冰凉之感,随之而来的便是温热的呼吸,身体一僵,片刻后才声音淡然道:“我不是,整个人都是你的么。”

    华以沫闻言忍不住笑了,她放下苏尘儿缓缓站起来,将碗放回了桌上。又取了桌上的米粥过来。

    “差不多也该饿了,你身体刚清,只能喝些米粥了。”华以沫拖着碗,偏着头皱了眉头佯装烦恼道:“貌似你也没气力吃了,这可如何是好。”

    苏尘儿自然听出了华以沫故意在逗她,抬眼望了眼对方,一时沉默下来。

    华以沫望着眼前虚弱地躺在自己怀中的苏尘儿,那望向自己的眼神却依旧清冷隐忍,丝毫不因自己此刻的处境起些波澜,愈发觉得有趣,开口道:“我瞧你方才同阮君炎说话不是挺温柔的么,怎么这会便是这般待遇了?你便是这么对主人的?”

    “尘儿不敢。”苏尘儿淡淡道。

    华以沫打量了苏尘儿一眼,俯下身去,脸几乎要贴在苏尘儿脸上。

    “尘儿,这样可不行噢。”华以沫温热的呼吸轻轻扑在苏尘儿脸上。

    苏尘儿微微偏开头去,抿着唇不说话。

    华以沫唇边笑意愈发浓,将脸收回来,右手绕过苏尘儿的后颈,执了勺浅浅舀了口米粥,然后递到苏尘儿唇边。

    苏尘儿一时没有动作。

    华以沫也不开口,便这般保持着姿势等待着。

    半晌。苏尘儿还是微微张了口,将唇边的粥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这才乖。”华以沫的声音飘忽,手上动作不停,“听话些,才能少受点苦。”

    苏尘儿沉默地吃着华以沫喂来的米粥,神色平静。

    “今天还要试什么?”苏尘儿吃完米粥,望向华以沫问道。

    华以沫瞟了玉塌上的人一眼,轻笑道:“不急。待你身子养得好些了,再开始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苏尘儿点了点头,淡淡道:“我累了。既然无事,先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言罢,翻了个身,背对着华以沫,阖上了眼。

    耳后忽然贴上一抹微凉。

    苏尘儿睁开眼,伸出右手,握住了对方扰乱的手指。

    鼻间药香愈发浓郁。

    “尘儿怎这般冷淡?”华以沫的声音从苏尘儿身后传来。

    苏尘儿抿着唇并未开口,重新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对方的手指却从苏尘儿的手里抽了出去,然后,贴在了苏尘儿微微弓起的背上。

    苏尘儿咬着唇,不欲理会,兀自阖眼休息。

    那手指却愈发肆意,缓缓游走在苏尘儿背部,勾勒着线条。凉意便一直透过里衣渗透进来。

    苏尘儿的身子一寸寸僵硬。

    “这些,都是我的了。”淡淡的话语从苏尘儿背后传来,“唔,江湖第一美人,果然身姿妙曼,秀色可餐。还真让我可惜不是男儿呢,否则这等美事,啧啧,也不知羡煞多少人。”

    身后的人似乎自言自语上了瘾,继续道:“想来这郎才女貌,有情有义的,本该是天作之合,却硬生生让我拆了散,不知又招多少人恨。”顿了顿,声音贴近耳后,缓缓吐道,“尘儿,你可有恨?”

    苏尘儿闭着眼,并未开口。

    华以沫轻笑的声音传到苏尘儿耳朵,连带着一阵阵热气,染得那小小的耳廓微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尘儿的面色,却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苏尘儿的身子在华以沫的药物下飞快地好转。

    这日午后,华以沫从药房归来,手里拿着一个小碗。碗里是深棕偏黑的液体,而碗心,则静静浸泡着一粒黑色药丸。

    苏尘儿神色平静地坐在床沿,望着华以沫手里的碗,淡然道:“如何服用?”

    华以沫笑笑,道:“只需服用那药丸便可。”顿了顿,“你不好奇这是什么药么?”

    苏尘儿抬眼望了望华以沫,然后,摇了摇头。她也不多说,直接拾了那粒药丸,然后放入嘴中。

    药丸并不似表面看起来那般苦涩,反而带着淡淡的植物香气,味道也有些辛辣涩然,却也并不十分难以下咽。

    华以沫在苏尘儿身旁坐了下来,静静地望着沉默的苏尘儿。

    “药效是多少时间?”

    苏尘儿偏头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华以沫转了转眼珠,思忖道:“预计是一刻后生效,至于持续多久么,我也不太清楚。之前的剂量太重,伤人神智,这次我减轻了,不知效果是否有损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苏尘儿轻轻应了声。垂着眼等待着药效的发作。

    一时石室里安静得只听得到两人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药效来得比苏尘儿想象中的药突然许多。前一瞬还清醒的意识,眨眼过后便模糊开来。整个人仿佛突然被拖进梦境之中,着不到边际。眼皮软软地耷拉下来,覆盖住了涣散的眼珠。

    华以沫等待着苏尘儿的头彻底垂了下来,呼吸平顺,看起来就像坐着睡着了一般。她笑了笑,然后举起手里的铃铛,轻轻摇晃了下。

    铃声清脆。

    苏尘儿的眼突然睁了开来。仿佛被噩梦惊醒的人。

    眼神挣扎。

    铃铛在华以沫指尖,又被摇晃了下。

    苏尘儿的脸上,渐渐浮现出忍耐的痛楚。冷汗瞬间便浸湿了后背。

    那铃声听在苏尘儿耳里,仿佛是魔咒一般。头部随着每一次铃声的响起,剧痛便烈上一分。感觉就像是有人拿着一根长刺,随着铃声一寸寸刺进头颅里一般。

    在铃声响了五次后,苏尘儿的指甲已经掐破了自己的手心,开始流出血来。而那唇,早已被自己咬破。

    华以沫皱了皱眉,停下摇铃,从怀里取出一块锦帕,俯下身轻轻擦过苏尘儿被鲜血染红的唇。

    苏尘儿脸色随着铃声的停止渐渐松缓下来。

    华以沫将手中的锦帕塞进苏尘儿手心,止住了那鲜血。

    “不要弄脏玉塌噢。”华以沫在苏尘儿耳边轻轻道。

    话再说,手却一晃,铃声重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苏尘儿方平缓下去的神情再次被痛苦布满。那根隐形的刺也开始重新刺入头颅。每一寸的推进,都让人头疼欲裂。苏尘儿挣扎着朝华以沫伸出手,一把攥住了她的手臂。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很疼么?”华以沫望着苏尘儿停下来喘息,出口问道。

    苏尘儿兀自咬牙忍耐,并不接话。

    “还这般倔么?”华以沫无奈地耸耸肩,另一只空着的手接过铃铛,又摇晃了一下。

    苏尘儿手瞬间收紧,唇角忽然流下血来。

    下一瞬,成功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华以沫望着被痛晕过去的苏尘儿,顿了顿,伸出手,食指轻轻擦拭过苏尘儿唇角的血迹,然后放在自己眼前。

    望着那丝指尖鲜红,忽然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苏尘儿。呵,真是有趣的人儿。”
最新网址:www.ibotaodz.com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鬼医煞(GL),鬼医煞(GL)最新章节,鬼医煞(GL) 快眼看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