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医煞(GL) 120 暗涛汹涌(五)

小说:鬼医煞(GL) 作者:桑鲤 更新时间:2017-03-14 11:39:39 源网站:快眼看书
最新网址:www.ibotaodz.com
    而此时的荣雪宫,在那僻静的雪峰之上,终于迎来了落奎使者的苏醒。

    两日前,前去寻宫主回宫的落奎使者突然出现在荣雪宫不远处,一身是伤地昏倒在地上,被一个巡逻的宫众发现,才连忙带回了宫里疗养。

    直到今日,方悠悠醒转。

    一直守在床头的听风使者此时见落奎终于睁开了眼,心中舒了一大口气,忍不住出声问道:“发生什么事了?你身上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落奎身子微微动了动,一阵钻心的疼便自背后传来。她的眉紧紧皱起来,尚未来得及说话,已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小心些,别乱动。”听风连忙劝道,同时脸色沉重地解释,“你背后刀痕几乎自左肩贯穿到右腰,伤得极深,宫人发现你时,伤口已经开始溃烂。到底是谁伤得你?”顿了顿,听风似想到什么,又追问道,“和你在一起的鬼判呢?”

    闻言,落奎忽然神色痛苦地偏开头去,身子微微颤抖起来,咬着牙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听风见状,心里有不好的预感涌上来,联系到落奎身上几乎致命的伤口,脸色当下便差了几分,出口的语气颇有些急切:“落奎,你不要吓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鬼判她……”落奎出口的声音沙哑,连眼睛都痛苦地紧闭起来,“她死了。”

    犹如一记重锤砸在听风头上,惊得她愣了许久,不敢相信这个突如其来的结果。

    半晌,听风方听到自己有些微变的声音响起:“是谁干的?”

    落奎夹杂着恨意的话语一字一句自唇中吐露出来:“噬血楼。”

    断断续续的解释逐渐拼凑出一个悲戚场景,浮现在听风眼前。

    那是白渊进入噬血楼第三日的事了。

    当时,落奎与鬼判守在噬血楼的枯林外,因怕白渊出来时无法察觉,所以并不走远,甚至连休憩都在附近。

    时值深夜,两人早已入睡。恍惚间,耳边传来隐约的动静。

    几乎是惊醒的两人,甫一睁开眼,便将剑握紧,瞬间提高了警觉。果然不过眨眼间,已有十余人自枯林里窜出来,站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带头的是一个紫色衣衫的女子,容貌隐在黑暗里只能瞧见依稀的轮廓。只见她沉着脸,手一挥,身后同样紫色宽袍衣衫的人,便提了手中的武器朝两人砍来。

    对方轻功极佳,身手飘忽不定,虽功力不若两人,但腾跃闪躲间也耗了落奎和鬼判不少真气。何况双拳难敌四手,并没有奇迹发生,两人身上的伤口在打斗中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谁?”开口的是鬼判。

    那紫衣女子背着手在一旁观战,听到鬼判的质问,出声道:“怎么都死到临头了,还这般好奇。知与不知,还有甚要紧。”

    落奎想到几人是从枯林里冲出来,心头一跳,架住了身前砍过来的刀,眉头皱起来,试探道:“你们可是噬血楼的?为何要与我们为难!”

    紫衣女子毫不在意地笑笑:“当真是不识相。你们不离开,自然只有杀了你们。否则白渊怎么肯心甘情愿地留下来守着我们楼主。”

    落奎闻言,气得胸口都隐隐作痛,忍不住喝道:“无耻!”

    然而对方却已经沉着脸不再开口,任由落奎谩骂。

    最先撑不住的是落奎。她的功力较鬼判弱上几分,方将手里的剑送进身前男子的身体,背后忽然传来火辣辣的痛意。整个身子像是被撕裂成了两半,意识一下子恍惚起来,脚一软,便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身旁的鬼判担忧地转过头来唤了她一声,那原先站立不动的紫衣女子忽然出了手,身影如同一道闪电,下一瞬,落奎的视线里,鬼判缓缓往后倒去。

    几乎能感到背后的衣衫被血浸湿,黏稠地贴在身上。落奎的意识在看着鬼判倒下后也逐渐消散开来,睁开的眼慢慢开始阖上。

    落奎再醒来时,发现身上随意被裹了草席,丢弃在一个山洞角落。

    身旁的鬼判面色惨白,温度冰冷,已死去多时。

    落奎的眼泪轻易便落了下来,牵动到身后的伤口,钻心的疼。许是因为伤得太重,落奎思忖对方应该以为自己已经被砍死,才错漏了自己。她知道自己情况的确十分糟糕,身上衣衫估计已经被血痂粘在伤口之上,若是再不处理,必将发炎恶化。

    然而,她不能死。她告诉自己。她已见不到宫主,当今之计,只有回荣雪宫一条路。

    她望了鬼判的尸体一眼,忍着眼泪,发誓一定要为两人讨回公道。

    一路艰辛暂且不表。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落奎在一次生命垂危时,遇上了一个好心的江湖侠士。他带她去了一个小医馆,简单处理了她身上的伤口。在得知她急着赶路时,劝阻无效,还为她雇了一辆马车。

    因此,落奎才得以留着命回到了荣雪宫。

    当落奎说完最后一个字,房间里陷入了沉默当中。

    听风的呼吸有些乱,几乎很难想象两人是如何的浴血奋战,最后落奎才侥幸捡回一条性命。

    半晌,听风深吸了口气,方开了口,道:“你方才说,她们想要宫主留在噬血楼守着楼主,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落奎的神色一时有些古怪,沉吟了片刻,才道:“我也是……听鬼判说的。宫主她……”落奎目光复杂地望着听风,踟蹰道,“几年前失忆那段时日,与噬血楼楼主……起了,起了不伦情感。”

    闻言,听风明显一怔,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落奎知晓听风与自己初初听到这件事一样,不敢置信,又解释道:“噬血楼楼主其实便是妖女灵岚。呵呵,很难想到罢?我也是这次同鬼判出去……方听她说起的。听风,你可还记得白珺?”

    听风脸上有了震色,:“竟是灵岚么……”顿了顿,她又点点头,不明白为何还扯到了白珺,“白珺她失踪很久了。怕是……凶多吉少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落奎目光添了抹沉痛,“白珺她的确死了……她正是因宫主和噬血楼楼主才死去的。宫主之前被三才怪围攻受了伤,后不小心走火入魔,失了记忆,是碰巧撞见的灵岚救得她。一年后,白珺在幽梦谷找到两人时,察觉到她们朝夕相处,竟有了……感情。这让她,很难为。她努力让宫主恢复了记忆,然而却发现,宫主似乎,并不舍得放下灵岚。”

    听风一言不发地听着,心里已隐隐有了猜想。她一直知道,白珺因身世的原因,虽然看起来很独立,实则十分依赖白渊。且性子偏执,若是让她知道白渊竟然要留在一个女人身旁,想来是无法忍受。

    果然,落奎的话继续说了下去:“白珺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宫主这样,当即做出了一个决定。她……制造了一场意外,用自己的死换来了两人的嫌隙,逼回了宫主。你也知晓,在荣雪宫,除了宫主,白珺与鬼判个性最合得来。因此做出决定后,白珺便写信给了鬼判,选择让她一个人知晓这件事,怕的就是时间过去,万一哪日宫主又对这份感情放不下,好让知情鬼判去阻止。而如今,她所担心的,果然还是发生了。更没想到的是,噬血楼竟然为此……下了这样的毒手。”

    言罢,落奎又想到了死去的鬼判,面色起了悲戚之意。

    听风在听落奎诉说这段事时唇便一直紧抿着,很难短时间里接受这样的故事。房间里重新陷入沉寂。

    许久。听风方缓过神,垂眸望向躺在床上的落奎,压着声音道:“鬼判的仇,一定是要报的。当务之急,必须闯进噬血楼,将宫主找回来。宫主必定不知晓实情,否则她不会忍心……让我们受这样的委屈的。”说到后来,听风的声音有些微的沙哑。

    落奎重重点了点头。目光坚决。

    雷霆离开后,华以沫与苏尘儿虽被扰断了一些时间,去依旧还是在轻松的气氛下结束了用膳。之后,苏尘儿也依了先前的言说,领着华以沫来到了街上。

    正是午后,气温较晨时回暖些许,深秋的日光照在身上倒是一件惬意的事。街上人来人往,些许店铺主人懒懒地坐在门口晒着太阳,眯着眼瞧着过路行人,也不招呼。偶有几个客人迈入店里,也只应上一句“客官随便瞧”,待有人欲结账时,才笑着起身进了店铺。

    一切就像是缓慢流动的河,淌过平静日子里的每寸褶皱。

    华以沫与苏尘儿随意地走着。苏尘儿轻柔温润的声音间或响起,为华以沫介绍着她知晓的地方。华以沫的目光在晃过苏尘儿指过的店铺时,总会在苏尘儿脸上逗留片刻,唇角笑意若有似无,丝毫不见以往的戾气。

    这般走了片刻,苏尘儿的步子突然停了住。

    华以沫偏头望向苏尘儿,见她指着不远处的一家店铺,淡淡地开了口:“这家铺子是景州城有名的手工罗织铺子,经营了数代。我瞧天气也快冷了,既然来了,便进去给你准备件入冬的衣衫罢。”

    华以沫闻言,自是爽快地应了:“尘儿既这般说,自是再好不过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踏进罗织铺子时,倚在柜台的一个三十出头的女子抬头朝两人温和笑了笑,道:“两位姑娘哪位要做衣裳?”

    华以沫的目光扫过店里挂起来的不同款式的绸缎,果然都是上品。这般兀自瞧着,耳边已落了苏尘儿轻柔的应答:“是这位姑娘。”

    女子颔首:“行。那姑娘便先挑着,到时同我去里屋量量尺寸。”

    苏尘儿转过头来,望向华以沫,正要开口,华以沫已然含笑开了口:“便由尘儿帮我挑一款罢。”

    苏尘儿神色一顿,随即颔首应了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这般说着,果然走到那些罗缎前,细细地打量起来。

    华以沫望着苏尘儿神色认真的侧脸,唇边笑意一直没有褪去。

    过了约莫近一刻,苏尘儿才转向女子,伸手指着一匹绸缎道:“便这匹罢。”

    华以沫偏头望向苏尘儿手指的方向。如她所料,是一匹月白色绸缎,边缘有暗纹勾织出藤蔓般交缠的纹路,素雅洁净,精致得紧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女子应了句,便朝华以沫招了招手,“这位姑娘便随我进里屋来。”

    言罢,率先进了里屋。

    华以沫的视线从绸缎上收回来,脑海里忽然浮现一个念头,她的目光滑过苏尘儿,然后踏步跟进了里屋中。

    女子去了尺,转身来到华以沫面前站定,正想为眼前的姑娘量身形,耳边忽然响起了对方轻声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我听闻手工罗织做得多了,能目测出客人的身形尺寸,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女子微怔,随即点下头来:“此言倒是不假。虽无法精准到毫厘,大概却是没有问题的。只是很多时候,客人并不放心,所以才按着惯例给客人量下尺寸。”

    “噢?”华以沫轻扬了唇角,“那不知老板娘能否猜猜我的尺寸,让我见识一番。”

    女子的目光打量过华以沫,并不拒绝,略一思忖,便道出了几个数字。言罢,软了声音道:“不知我猜得可准?

    华以沫唇边笑意愈发大:“果然好眼力。我倒想到一个要求,还望你帮我一帮。”

    苏尘儿等了片刻,里屋的布帘便被撩开。华以沫笑着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姑娘既不在景州久待,后日太阳落山前我将成衣准备好,你们再过来取罢。到时再将多余的定金交还。”女子温婉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华以沫朝女子颔首,然后走到苏尘儿身边,“尘儿,我们继续再逛逛其他的罢。”

    苏尘儿面色沉静地应了,在女子的目送里,与华以沫肩并肩走出铺子去。

    “倒是两位感情极好的姑娘。”女子兀自低头言语了一句,摇头笑了笑,“两件衣裳,有些赶啊。看来要多费些工夫了。”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网速太卡,一直不上来。o(╯□╰)o

    其实大家猜白珺那里猜得都挺对的,嘿嘿~~~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ibotaodz.com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鬼医煞(GL),鬼医煞(GL)最新章节,鬼医煞(GL) 快眼看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