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医煞(GL) 130 纵横交错(五)

小说:鬼医煞(GL) 作者:桑鲤 更新时间:2017-03-14 11:39:39 源网站:快眼看书
最新网址:www.ibotaodz.com
    苏尘儿睁开眼睛时,窗外已是暮色四起。

    她蹙了蹙眉,之前的场景重新回到了刚清醒过来的脑中。苏尘儿方试着动动身子,耳边已有一个急切的清脆声音响起:“小姐,你醒了!”与此同时,一个身影自眼角余光靠过来,坐在了床榻边缘。

    苏尘儿闻声,转头望去,果不如其料地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靥。她静静望着对方片刻,随即轻声唤道:“兰儿。”

    时隔大半年,兰儿没想到还能再次见到小姐,触景生情之下几乎快要哭出来,只能用力忍耐着。半晌,方苦着脸道:“小姐,兰儿本来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苏尘儿安抚地朝兰儿笑了笑:“这不是见到了么。”顿了顿,“莲儿呢?”

    兰儿深吸一口气,压下心里激荡的情绪,道:“莲儿估摸着离小姐醒来的时辰差不多,给小姐去厨房弄些补品过来。应该等会便到。”说着,兰儿又打量了一番苏尘儿的身体,神色担忧道:“小姐可觉有哪里不适?”

    苏尘儿闻言,下意识将注意力移到了身体上,觉得之前的剧痛竟退了许多,只余了些酸麻感。只有手肘处还存有一些隐痛。她又试着动了动被掰断的手指,发现除了有些僵硬迟钝外,倒也感觉不出其他来。苏尘儿略微一惊,心里很快已有了计较,神色缓了缓,开口问道:“有人为我医治过了?”

    兰儿听苏尘儿问起,脸色陡然难看起来,没好气地哼了一声,提高了声音道:“还不是那个罪魁祸首!小姐你不知道,那个鬼医可讨厌了,我与莲姐姐被堡主叫来凝尘居的时候想看望小姐,她竟不让我们进房间!她……”

    兰儿方要一一列举华以沫的恶行,门正在此时被“吱呀”推了开,一个手中拿着端盘的女子迈步走了进来,耳中刚好闻得兰儿的话语,出声道:“兰儿,小声些。我在门外便听到你的声音了。”说话的时候,女子已经重新关好了门,将托盘放到了桌上,回过身来望向躺在床上的苏尘儿,柔声道:“小姐醒来得正好。先吃些东西罢。”

    苏尘儿点了点头,在兰儿的扶助下坐直了身子,望向刚进门的女子,缓声道:“麻烦莲儿了。”

    莲儿摇了摇头,将碗端了过来,口中道:“小姐无需客气。莲儿与兰儿能再伺候小姐,是我们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兰儿闻言,在旁边连连点头应了。

    苏尘儿见状,也不再客套,将莲儿端来的一碗药炖喝下了些。

    待莲儿将碗碟重新收拾了好,苏尘儿的眼底闪过一丝犹豫,然后沉吟着开了口道:“华以沫……就是那鬼医,现在如何了?”

    兰儿见苏尘儿提及鬼医,忍不住抢了话道:“她早离开了,脸色差的好像大家都欠了她银两似的,而且弄伤了小姐还连看都不晓得来看一眼!亏堡主竟然说她是小姐的朋友,哪有这样的朋友的!小姐,你这大半年,都与那样的人在一起,真是委屈你了……”说着,竟似要流下泪来。

    莲儿眼尖,瞥见苏尘儿的沉默神色,突然开口朝兰儿道:“好了兰儿,瞧你这么激动作甚。小姐醒来就好。你快去帮我看一看,厨房里另一样补品什么时候好。到时候端来罢,小姐才好得快些。”

    将采儿支走后,莲儿方缓步来到苏尘儿身边,轻声道:“兰儿还是那副傻样子,小姐莫要怪她。这大半年来,她一直念叨着小姐,怕小姐在外受了委屈。如今小姐一回来又瞧见受伤这幕,之前已哭过两回,对鬼医也心有芥蒂。我虽不知小姐怎么会受伤,少爷和那鬼医为何又伤痕累累的模样。不过我瞧得出来,鬼医从小姐房间出来的样子是真的很不好受的感觉。甚至连脚步都有些趔趄,像是想要逃开什么一般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苏尘儿闻言,叹了口气,开口问道,“我昏迷后到底发生了些什么,你同我仔细说说。”

    莲儿点了点头,组织了下语言,解释道:“白日我与兰儿重新被唤回凝尘居时,小姐已经被鬼医带到了房间,听说是在医治,也不让大家进去。具体情况我们也不知发生了何事,只晓得小姐好像是被鬼医伤了。在房间外的堡主让我们不用担心,只等着便好。而等堡主与少爷、表小姐离开凝尘居后,约莫过了一个时辰,门才开了。之后鬼医便从房间走了出来,也不理睬我们,只扔下一句‘照顾好她,再过两个时辰她就会醒’,然后离开了凝尘居。”

    苏尘儿听完莲儿的话,垂下眸去,一时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倒是莲儿,见到苏尘儿的样子,有些踟蹰道:“小姐,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你与鬼医……”

    “莲儿。”苏尘儿忽然开口打断了莲儿的话,“很多事我一时没办法说清,也很难解释,你便先按我说的去做。我身子不便下地,你去帮我去把鬼医找来。”顿了顿,“若她不愿,也不用强求。且先帮我看看她在何处,又在做什么。再回来告知于我。”

    莲儿闻言,顺从地也不再多问,只颔首应了,走出了房门。

    找到华以沫并不难,莲儿几乎只用了半柱香时间便找到了她。只因对方并未远离凝尘居,只到了不远处的一座僻静亭子里,石桌上摆着不知从哪里弄来的几个酒瓮。而面前则是一个瓷碗,不断被倒入澄清酒液,然后又毫不犹豫地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莲儿的出现,也并未引起对方丝毫反应。

    莲儿缓步来到华以沫身身前,望着眼前这个兀自饮酒的白衣女子,并未马上开口,只沉默地注视着对方。

    华以沫也仿若未觉一般,眼皮都不抬一下,垂眸为自己倒酒,然后仰脖喝尽。好像亭子里自始至终只有她一个人一样。

    而地上则零零散散地横着几个空了的酒瓮,甚至有一个不知何故被掷了碎,裂成几片,铺陈在地上。

    半晌。莲儿方略微低下了头,出声道:“华姑娘,小姐醒来了,让我来找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话语落在飘满酒香的空气里,然后又散去。

    华以沫端碗的手微微一顿,复利落地将酒倒入口中。

    没有应答。

    莲儿见状,又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华以沫并不理会,亭子里只有酒液入碗的泊泊声。

    莲儿的视线投向华以沫,打量过她冰冷的脸色与暗沉的目光,顿了顿,又道:“华姑娘既不愿应,那小的便不打扰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言罢,果然不再多留,转身往亭外走去。

    身后,华以沫忽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抬眼瞥过莲儿离去的背影。

    执着酒瓮口的手攥的指骨都凸显出来,泛了青白之色。紧紧皱着的眉下目光复杂。

    然而只这么一顿,她便又重新垂下眸去,将酒倒入口中。

    辛辣酒液入喉,却浇不灭心底翻涌情绪。

    突然,华以沫手中的瓷碗因为承受不住力道发出清脆的“咔嚓”声,随即裂开来。

    锋利的碎片刺入手心,鲜红的血很快流出来,与留在手上的澄清酒液混在一处,滴落在石桌上。

    华以沫仿佛被这血色刺痛,猛地右手衣袖一挥,发怒般地将那些碎片尽自扫到了地上。也不管被划破的右手,直接换了左手执了酒瓮,往口里倒去。眼睛痛苦地闭起来。

    夕阳残红。身影寂寥。

    苏尘儿在听到莲儿回来的禀告时,面上并无惊讶情绪,似是早已料到一般,只挥手让莲儿下了去。

    门被关上。房间只剩下了苏尘儿一人。

    至此时,她的眉才蹙起来,目光流露出一丝烦乱之色。

    半个时辰后,门突然被敲了响。

    正沉思间的苏尘儿,自思绪中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“小姐,表小姐过来凝尘居了,说来探望小姐。”兰儿的声音在门外响起。

    苏尘儿此刻本无心情应付这些琐事,略一思忖,道:“便说我已累了躺下了。”

    门外声音顿了片刻,突然房门便被推了开来。

    “哟,许久日子未见,苏姐姐便这么不待见妹妹我么?”风茜出现在门口,皮笑肉不笑地望着靠坐在床边的苏尘儿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兰儿站在风茜身后,颇有些尴尬地望向苏尘儿:“小姐……”

    苏尘儿略微摇了摇头,示意无事。然后望着兀自迈步进来的风茜,淡着神色道:“风姑娘找我有事?”

    “帮我泡一壶碧螺春来。”风茜看也不看地朝兰儿丢下一句话,然后在床前坐了下来,目光打量了苏尘儿一圈,笑道,“苏姐姐虽离了阮家堡,但也不必这般生分,唤我茜儿便是。”

    言罢,风茜转头又望向尚朝在原地站立不动的兰儿,不耐烦道:“让你去泡茶没听到吗?还傻站着干嘛?怎么学的招待礼数?”

    兰儿脸色被呵斥得一阵白一阵红,一脸敢怒不敢言的样子,最后却还是不得不应承了下来,担忧地望了苏尘儿一眼,才离了去。

    风茜回过头来,朝苏尘儿嘀咕道:“啧,这种丫鬟,怎么伺候苏姐姐啊。笨手笨脚的。”

    苏尘儿自是清楚风茜是故意演给自己看得,面上却恍若无闻,扯开话题道:“不知风姑娘这么晚了,找我何事?”

    风茜闻言,脸上重新挂上了做作的笑意,道:“自是来瞧瞧苏姐姐伤势如何的。白日来去匆忙,只顾着炎哥哥的伤势,之后苏姐姐又昏迷了过去,方才闻得终于醒了,连忙赶了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有劳风姑娘了。”苏尘儿神色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苏姐姐客气了。”风茜说着,执了苏尘儿的手,热络道,“苏姐姐难得赏脸过来参加我与炎哥哥的大婚,怎能委屈了你。听闻是那鬼医将苏姐姐伤了,简直太放肆了些!苏姐姐你不知道,炎哥哥身子本来就有些虚弱,今日还与鬼医起了争斗。看得我好心疼。”

    苏尘儿悄无声息地自风茜手中收回手来,脸色无谓道:“那你应该去好好照顾他才是。至于鬼医,我自会处理,不牢风姑娘操心。”

    风茜闻言,脸上神色一僵,眼底已有了几分怒意,然而只片刻又笑起来:“苏姐姐不必见外。昔日让你去求鬼医,已是委屈你了。既然今日来了阮家堡,等这次大婚后,姨父肯定会想办法把苏姐姐留在阮家堡,将鬼医除了。到时候苏姐姐就自由了。”

    苏尘儿闻言一怔,目光随之变了变,沉声道:“你听谁说的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姨父和茹姨啊。”风茜出口的声音带了些讽刺,“想来苏姐姐定会满意的。”

    苏尘儿沉默了半晌,心里估摸着风茜是因为知道了阮君炎过来寻自己的事起了妒意,特意过来探自己的反应。这般想着,苏尘儿平静了脸色,淡淡道:“我又没被禁锢,哪里来的自有不自有。至于阮家堡,本不是我该呆之地。风姑娘何必耿耿于怀。”

    “噢?原来苏姐姐竟不喜阮家堡么?”风茜闻言笑了起来,“那可真是我误会了。我以为苏姐姐一过来便与炎哥哥开始叙旧,该是感情很好的样子呢。”

    苏尘儿听风茜提及阮君炎,不知怎的心里忽然起了烦意,说话的声音也跟着冷淡了些:“各自伤的伤,哪里来的旧叙。风姑娘玩笑了。”顿了顿,“我有些乏了,便不送风姑娘了。”

    风茜闻言,笑着站了起来,口中道:“既如此,我也不打扰苏姐姐了。苏姐姐好生休息便是。”

    言罢,风茜抬脚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兰儿正端着茶进来,在门口撞见风茜往外迈来,脚步一顿,连忙低下头来。

    “嘁。”一声低低的唾弃声在两人擦肩而过时响起,“装清高的狐狸精。”

    兰儿闻言,怔了怔后很快反应过来对方是指什么,脸色当即涨得通红,猛地抬起头来,目光闪着怒意,张了张口。

    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,只是眼睁睁望着风茜离开了院子。然后颓然地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一滴泪打在手里托着的茶壶上。

    上下有别。自己果然还是什么都不能帮得上小姐啊。兰儿深深觉得无力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更得好累o(╯□╰)o

    如果有可能的话,明日开专栏准备两更送给大家。

    尽力而为罢。到时候不管有没有二更都会通知。

    鬼医煞(GL)最新章节地址:

    鬼医煞(GL)全文阅读地址:/read/90434/

    鬼医煞(GL)txt下载地址:

    鬼医煞(GL)手机阅读:/read/90434/

    为了方便下次阅读,你可以点击下方的"收藏"记录本次(纵横交错(五))阅读记录,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!

    喜欢《鬼医煞(GL)》请向你的朋友(QQ、博客、微信等方式)推荐本书,谢谢您的支持!!()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ibotaodz.com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鬼医煞(GL),鬼医煞(GL)最新章节,鬼医煞(GL) 快眼看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