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医煞(GL) 177 不死不休(二)

小说:鬼医煞(GL) 作者:桑鲤 更新时间:2017-03-14 11:39:39 源网站:快眼看书
最新网址:www.ibotaodz.com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阮天鹰忽然剧烈咳嗽了几下,唇边涌出更多的鲜血,他眼睛里的神采,犹如一盏狂风里摇晃的灯火,随时会在下一瞬熄灭。

    那是生命之灯的尽头。是阴与阳的交隔。

    苏尘儿回头望向阮天鹰,生死关头,失去言语,只能更紧地握起阮天鹰布满厚茧的大手。

    她的眼梢染了红意,眼底晶莹翻滚,将落未落。

    那双手,牵过失去父亲的她,免她颠沛,也免她流离。即便他曾因为生命中更重要的女人,在选择时放弃了她的父亲。可是她知道,这么多年来,他从未停止过愧疚与不安。世事难双全,那样痛苦的选择,于他而言,本身就是一种折磨。他的面容在她的成长里一点点老去,鬓边生了白发,眼角添了纹路,不变的是他始终如一的宠爱。因此她无论如何,也恨不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苏尘儿没有想到,那样反对自己和华以沫相爱的阮天鹰,竟会……以这样一种方式离开。

    当初宁可背负一切也毫不犹豫地选择保护自己妻子的他,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才真正懂得爱的沉重与不离不弃,明白失去爱人的苦痛,所以才会选择保护……她的华以沫罢?

    可是……她如何,值得?

    一滴泪滴落,与尘土里的鲜血融在一处。

    心里闷痛压着苏尘儿的胸口,让她几乎无法呼吸。翻滚的情绪在身体里横冲直撞,绝望得犹如回到了十多年前翻找尸体的那个小女孩。指间血液浓稠微腥,染满整个手心。身旁的冰冷黑暗毫不留情地压着身体,好像要把那脆弱的脊椎压垮。

    她最终,失去了两个好父亲。

    苏尘儿闭上眼睛。垂下头去。

    这晚凉雨绵绵,没有月色,也无甚星光,她的脸色苍白而平静,在黑夜里隐隐。没有苦涩,却让人觉得夜色沉重如巨石,推不开,躲不掉。像方带着一腔复杂心绪离开家门,正回首望去,却见身后的家轰然倒塌,溅起瓦砾无数,换一场梦境崩塌。

    漆黑夜里,有晶莹在那精致的下颔一闪而逝。

    一双手忽然探过来,覆盖住了苏尘儿按在阮天鹰胸口的手,将那手上的血色挡去。

    似乎恨不得挡去,这一切的污浊与悲凉。

    苏尘儿凝视着交叠在一起的手片刻,才缓缓抬起头,望向华以沫。

    黧黑眼里有澄澈泪水无声滚落,不相扰这个夜的静谧。

    那长长的睫毛颤得厉害,上面沾了露珠,却无法晕开眼底厚重的悲伤,里面寂寥得如同此刻空旷漫长的黑夜。

    这是华以沫第二次看到苏尘儿哭。

    那双眼里,浸透红尘苦痛,却兀自带着清醒的隐忍。

    华以沫只觉自己的心,被一点点揪紧,又疼又酸,竟似也要一同流出泪般。

    不过一眼,苏尘儿又垂下眸去,望着不再说话的阮天鹰。

    时间兀自静得刺耳。

    阮天鹰缓缓收回望着苏尘儿的视线,睁着眼望向高处一望无际的漆黑夜幕,唇边笑意淡淡,将严肃的脸映照得柔软。有微凉雨珠点点落下,像是情人抚慰的双手。他的目光一点点飘忽起来,那点亮光也跟着一点点暗淡下去。

    “茹儿……”

    眼前似乎浮现出风茹熟悉的面靥,仿佛回到了年轻时的娇俏模样,笑声如百鸟般婉转轻灵,眸光似花朵般鲜艳欲滴。青梅竹马的两人依偎着坐在一片油绿青草之中,能闻到青涩草叶香气,清风拂面,日光正哈。

    所有场景如走花观花,瞬间飞逝。然后像是被突然关上了大门,黑暗泼墨般遮盖住一切景象。

    阮天鹰眼里微弱的光芒,在呢喃出那个名字后,轻轻曳了曳,随之噗嗤一声灭了。

    归于沉寂。

    烟雾早已散去。

    雷振云站在不远处,望着胸口的墨兰染满鲜血的阮天鹰的头歪到一边,面色灰败似枯草,一时间阴沉的眼底浮上些许复杂感慨。视线里,苏尘儿久久地垂着头,整个身子都似在狂风里压抑得轻颤,浓郁的悲伤将空气都染得窒闷,仿佛凝固了一般。夜色漆黑,夜雨凄凉,她的右手依旧紧紧按在阮天鹰胸口的剑伤上,握着对方的左手指甲却死死抠着血污地面。

    没有一丝声响。寂静的窒息。

    眼里的怜悯尚浮出一角,下一刻,雷振云的脑海里出现死在房间里的雷霆,面色青紫,瞪大的眼睛里充满不甘。这一切将那点芽尖毫不留情地碾碎。

    雷振云的手渐渐攥紧,往前踏出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阮兄已经死了。”他缓缓开了口,打破了沉静,话语无情而冰冷,“被你们害死了。”

    苏尘儿的身子忽然剧烈地颤了颤。

    “闭嘴!”华以沫注意到了苏尘儿的动静,心头怒意窜起,猛的抬头怒视向雷振云,眼里有狂暴戾气席卷而过。

    雷振云轻蔑地扫过两人:“天道轮回。失去亲人的切肤之痛,也算报应一场。”

    “我让你闭嘴!”华以沫怒极,刷的站起来,甩手就是三根银针,打断了对方的话。她紧盯着雷振云,一字一句道,“雷霆不是我杀的!”说着,华以沫忽然嘲弄地笑了起来,“可怜你一个堂堂雷家堡堡主,连真凶都搞不明白,谈报仇,岂不可笑之极?”

    雷振云避开银针,目光一凛,背在身后的手缓缓收紧:“等将你们杀了,我自会去寻。”

    “寻?”华以沫冷笑出声,忽然抬手,指向方才甘蓝离去的方向,“杀你儿子的刺影楼之人刚走,雷堡主又做了什么呢?眼睁睁看着她杀了你所谓的世交兄弟,然后从眼皮底下溜走?”

    雷振云的浓眉皱了皱,出口的话语却还是带着不屑:“我不用你来教我如何做。若真是他们,雷家堡自然不会放过。不过今日……”雷振云话音一冷,“你的命,我拿定了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雷振云背在身后的手忽然探出,整个人也气势逼人地冲向华以沫。

    华以沫毫不惧场,见状脚尖一点,不退反进,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在雷振云手掌要拍在华以沫胸口的一瞬,华以沫的身子在半空中忽然一沉,同时右手手肘上扬,试图去击雷振云的手关节。雷振云冷哼一声,右手一翻,避过了华以沫的手肘,同时改拍为抓,去擒华以沫的手腕脉门。华以沫手极快地缩了缩,之前的手腕位置已改成了手心,指缝里闪亮亮地四根银针。雷振云正欲撤手,身下华以沫的腿已撩起来。

    雷振云目光沉沉,脚尖一抬,便与华以沫的脚撞在一处。

    两人一触即分。华以沫知晓雷振云内力远比自己身后,因此尽量避免两人胶着,身子往后退的同时,衣袖轻挥,有白色烟尘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“区区毒粉而已。”雷振云大袖一挥,一股劲风平地而起,将眼前的毒粉尽自吹了散。

    华以沫毫不避让地回望向雷振云:“我实在高估你了,你连你儿子都不如!你有他的狠辣和不折手段,却没有他的脑子!偏生钻进刺影楼的陷阱里,你儿子定在九泉下也不能瞑目!”

    “你!”雷振云怒喝出声的同时,心头却是跟着一震。

    华以沫却不再与他说话,整个人突然弓着腰狠狠朝雷振云怀里撞来。雷振云见势眼睛微眯,自然不会让华以沫真的撞过来,之前拂出的衣袖一收,手指已触在了华以沫的侧边肋骨之上,只要稍一用力,指下肋骨就会寸寸粉碎。只是雷振云尚未来得及下手,腰际上已紧跟着贴了一抹冰凉。他脸色微微一沉,对方抵着的地方正是肾脏位置,他下意识地手一绞一拍。华以沫的身子宛若轻羽,在那一拍之下悠悠飘向身后,退出好几米的距离。

    雷振云抬眼便望见直起身的华以沫脸上带着笑意,心头一惊,连忙往下望去,只见衣袍腰际上有类似水渍的痕迹,不过指甲大小的一块,有甜腻气味飘入鼻间,令雷振云脸色变了变。

    他的真气极快地绕着丹田运行一圈,并未觉得有甚不适,然而他心知鬼医毒术的厉害,一时不敢放松,只是紧盯着身前的华以沫。

    华以沫的余光瞥过没有发出一声动静的苏尘儿,垂下的眸中闪过一丝焦虑,当视线转回雷振云身上时,则换上了似笑非笑的神色:“雷堡主小心些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哼,玩什么花样,你以为会有用吗?”雷振云脸色并不好。他向来谨慎,身体虽无异样,却猜不透身上沾了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华以沫定定望了雷振云半晌,方道:“不过小玩意而已,雷堡主若觉得没用,自然不必理会。”

    雷振云听到华以沫这么说,心里疑虑更甚。沉默间,心思百转千回。

    半晌,他忽开口道:“也罢。暂且留着你们的命。我倒也想看看,阮家堡的人知道阮天鹰被你们所连累后,会是如何反应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雷振云突然倾了身子,眨眼间便掠向躺在地上的阮天鹰尸体。

    华以沫眉眼一凝,身子一旋也跟了过去,正欲去去抢。却见雷振云手轻轻一挥,衣袖带起一阵劲风,将跪在阮天鹰身旁的苏尘儿吹得整个人向后跌去。华以沫一惊,连忙探手将人接在怀里。然而这么一耽搁,雷振云已经随手又丢出两颗火药铁丸,在爆炸声里带着尸体消失在了两人眼前。 166阅读网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ibotaodz.com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鬼医煞(GL),鬼医煞(GL)最新章节,鬼医煞(GL) 快眼看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