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医煞(GL) 180 不死不休(五)

小说:鬼医煞(GL) 作者:桑鲤 更新时间:2017-03-14 11:39:39 源网站:快眼看书
最新网址:www.ibotaodz.com
    众人正静默间,一阵脚步声忽然在门外响起,与此同时,风茹的声音飘进来:“炎儿,娘帮你做了件冬衣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至半,却突然顿了住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风茹听到房间里传来的哽咽声,惊讶地张了张嘴,视线落在地上跪着的阮家堡手□上。她敏感地察觉到房间里气氛有些不对劲,不知怎的眼皮突然跟着跳了跳。下一刻,风茹有些不解地望向站立着阮君炎,在目光触到对方惨白的脸色时,心也跟着提了提。随之便瞥见阮君炎身后翻倒的椅子,直觉地觉出了有什么坏事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炎儿……?”风茹踟蹰着迈出一步,却发现自己胸腔的心竟莫名地开始越跳越快,手心里有虚汗一点点沁出来。她飞快地望了身旁同她一道前来的风茜一眼,眼神无端带了些许不安。

    风茜收到风茹的目光,上前一步,了然地帮她接着问了下去:“炎哥哥,发生什么事了?你们脸色很是不好……”

    阮君炎在看到风茹出现的一瞬间心头剧震,本就惨白的脸色更是完全失尽血色。他紧抿着唇没有开口,思绪混乱成一团。潜意识里,阮君炎并不愿让娘知道这个消息。这在风茹出现的时候,他就意识到了这一场变故最大的受害者正是自己的娘。只是……眼前的情况,这么大的事,如何瞒?事实尖锐,似乎什么样的言语都无法斟酌成圆滑的刺。

    风茹望着没有回答的阮君炎,心里的不安愈发重。她缓缓偏头望向一旁沉默站立着的管叔,声音僵硬道:“管叔,怎么了?”

    管叔有些染了霜色的眉轻轻颤着,不忍地偏过头去,强忍住眼眶的湿润,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死寂里。忽然一声清脆的木头断裂声传来。众人目光寻去,见被阮君炎按着的红木桌案竟然被硬生生掰下了一个角。阮君炎却恍若未觉。

    他想开口告诉娘,但是所有言语都堵在喉咙出不来。甚至连一声娘都无法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这样的压抑里,风茹脸上的惶恐一点点加深。她颤着声音,去问地上的人:“你,你来说……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说到最后,风茹忽然似失控一般喊道,“你说啊!”

    趴在地上的男子身子一震,抬头望了身前的阮君炎一眼。

    在阮君炎轻轻的颔首同意后,男子带着哭腔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在死寂的房间里响起:“禀……禀夫人,是堡主……堡主他……”说到后来,已泣不成声。

    “堡主?天鹰他怎么了?”风茹猛的往前跨了几步,眨眼就到了男子身前蹲了下来,一把抓住他的肩膀,死死盯着他道:“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不管是阮君炎还是管叔,都在男子接下来的话语里不忍地闭了闭眼。

    “堡主的尸体……被,被雷堡主带回来了。堡主他去了!——”

    雷振云静静地等在堡外,身子站得笔直,神色平静里带着一丝悲戚哀叹。

    一旁守在门口的守卫从刚才起就一直是一脸震色。他怔怔地望着雷振云身后的棺材,仍是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棺木乌黑似铁,散发着淡淡香气,是上好的乌木棺。制作精良,线条利落,一眼望去便能瞧出手艺极好。

    里面躺着的,正是阮天鹰。

    雷振云带着四人手下以及一具棺木,在阮家堡外面整整等了一炷香,视线里才出现几个人影。

    不过眨眼间,对方已飞快奔至身前。

    最先到的那个人影却似完全没有看到雷振云一般,停也不停,直接往地上摆放着的棺木扑去!

    雷振云神色如常,也不计较,反而悲戚之色愈发浓。他叹了口气,让开半个身子,望着风茜一阵风般刮过自己身旁,到了棺木前却陡然顿住了脚步,脸色似悲似痛,颤抖着手想要抚上去。

    “娘。”略带沙哑的低声呼唤响起。风茜跟上前,在与雷振云擦肩而过时,余光正瞥见对方望过来的视线,她并不理会,几步间已走到了风茹身后,神色沉痛,手扶住了她,“娘,保重……身体。”

    风茹却似没有听到一般,摊开手心,贴到乌木棺之上,那凉意便一路顺着指尖穿过身体,直达心口。手心之下,有熟悉的气息弥漫缠绕,似也贴着心,一跳,一跳。

    泪水模糊视线,哽咽声塞在喉底,风茹手滑落在棺沿,微一用力,棺木发出轻微的“咯噔”声,启开了一条缝。

    众人望着这样的风茹,都没有阻拦。

    就连阮君炎,也只是唇动了动,出口的话硬生生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爹与娘的感情,他自小就懂。许是耳濡目染,在感情上,他也一直十分执着专情,只觉爱人就应当如爹娘般荣辱与共,不离不弃。而此刻,他虽知并不适宜开棺,但望着娘的神色,却根本说不话去阻止。

    乌木的摩擦声在众人瞩目里响起。那条缝随之越来越大,露出越来越多的空来。风茹的目光一点点顺着棺木下移,任由熟悉的面容慢慢填满自己的视线。

    那张没有血色的脸安详宁静,唇角似笑非笑,柔化了坚硬的脸部线条轮廓。下颔则因这几日的奔波比离去前多生出了些胡茬未清。衣衫是自己一年前挑选缝制的墨蓝色长袍,胸口绣着乌色兽纹,衬得那魁梧的身子挺拔高大。只是那乌色兽纹已被鲜血浸渍染红,干竭成一大片血褐色,模糊了上面的图案,只能依稀辨出轮廓。

    一旁的阮君炎,望着悲痛欲绝的娘亲,死死咬着牙,不让自己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如今的阮家堡,已经轰然落在了他肩上,身后有数百人等着他去撑起。他告诉自己,谁都可以脆弱,唯有他不行。无论如何,也不行。

    阮君炎在身侧攥紧到微微颤抖的手,忽然覆上了一只柔荑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地低头望去。风茜不知何时已走到了他身旁,抬头望着他。眼底光影重重,有水色在上面掠过,映着发红的眼眶,投下他的清晰倒影。

    阮君炎的心忽然软了软。

    “炎哥哥。”风茜声音极低,带着哑意,担忧地望着阮君炎。

    阮君炎紧攥着的手缓缓松了开,将风茜的手一点点包裹进去,朝她轻轻摇了摇头,示意自己没关系。这才重新将视线投向风茹。

    风茜垂下眸去,掩去眼底晃动的神色,再抬眼时,只有在眼眶里将落不落的泪水与泛红的眼梢。她往阮君炎身侧靠了靠,被握着的手缓缓贴上了那温暖的手心。

    “雷堡主。”阮君炎忽然唤了雷振云。

    一直望着棺木方向的雷振云闻言回过头来,望向脸色沉凝的阮君炎。

    “这一趟出去发生了什么事?我爹……到底是被谁害死的?”阮君炎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忍耐着问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雷振云闻言,神色带了惋惜和歉意地低下头去,眼底悄然闪过一丝厉色,出口的话却如常:“此事说来话长。此次我与阮兄好不容易找到了鬼医,结果……却出了事。”顿了顿,雷振云怅然道,“早知如此,我便不该让阮兄陪我一道去。都是我的错……”

    “雷堡主不必太自责,”阮君炎闻言,眉间起了些疑惑:“只是以华以沫的实力,当不是你两的对手。何况我爹也并没有中毒的迹象……”

    “并非鬼医下的手。”雷振云将之前想好的措辞半真半假地说了出来,“是跟鬼医在一道的另一个蓝衣女子,约莫二十多岁的模样。一开始我们与鬼医交手时,她并没有出手,加之面孔生得很,我与阮兄都没有放在心上。没想到缠斗时那人趁着我丢的火药起了烟雾时突然拔出剑刺过来。她动作极快,我根本拦不住,就看到她冲到了烟雾里。烟雾后正是阮兄和鬼医。很快那姑娘就被拍得飞了出来,还吐了血。我当时没有多想,只以为阮兄将其打伤了,却不曾想……”雷振云一脸沉痛,“等烟雾散去,我才看到阮兄的胸口已中了一剑。我本欲逼鬼医救人,迟疑着没有下杀手。不料最后还是被她使计逃了走。而阮兄……也终究还是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又是华以沫!”阮君炎神色一变再变,在听完雷振云的话后,眼底带着赤色,寒气四溢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……”风茜不敢置信的声音忽低低响起,“苏尘儿不是和鬼医在一起么,怎么会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,阮君炎的冷凝脸色忽然一寸寸僵硬起来。他猛的抬头望向雷振云,眼底透出一股偏执来。

    雷振云在阮君炎的视线里沉重地点了点头:“嗯,当时苏尘儿的确也在……”

    阮君炎突然身子一个趔趄,往后退了半步,堪堪稳住了身子,脸色却瞬间灰败下来。

    “尘儿……不可能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苏尘儿当时的确没有出手阻止,我也为阮兄感到十分气愤。”顿了顿,雷振云似想到了什么,神色一时有些踟蹰地补充道,“不过,好像是因为苏尘儿知道了她爹的事……”说着,雷振云扫过一脸茫然的阮君炎,又望了一眼沉浸在悲痛中的风茹,叹了口气补充道,“事到如今,此事阮侄也该知晓些。十多年前,苏远是为救阮兄而死不假,但其实当时阮兄是还有时间反救下苏远的,只是因为风夫人也恰好遇到了危险,阮兄最后才选择放弃了苏远去救夫人。本来这事阮兄并无意瞒苏尘儿,只是我与夫人担心会让她失了无忧,才劝住了阮兄。哎,苏尘儿也不知从哪里得知,想来应该心有芥蒂。只是就算如此,她这般行径也必定是伤透了阮兄的心啊。毕竟阮兄一直将她视为己出,并无任何亏待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阮君炎只觉心口一时窒闷疼痛,眼前有无边无际的黑暗压下来,被他硬生生撑了住。耳边嗡嗡作响,竟有些听不清言语。

    “炎哥哥?”风茜见状,伸手摇了摇阮君炎的手臂,方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。望着脸色极其难看的阮君炎,风茜眼里的晶莹终于不安地落下,“如今爹去了,娘也伤透了心,你千万不能再出事。否则我……我们大家……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一句话,犹如惊雷一般将阮君炎混沌的思绪砸了醒。是了,他现在是最应该保持冷静的人。怎能为了尘儿……就任性地去伤心。

    这般想着,阮君炎暗地里一咬舌尖,脑中被疼痛的血腥味冲得一激。他压下心头诸般情绪,正要开口,身后一直沉默的管叔忽然一个箭步冲到了棺木旁,口中惊呼道:“夫人!”

    众人目光追去,正望见风茹软软地从棺木上滑落下去,被管叔一把搀扶住。见状,阮君炎大惊,一时也没时间顾得再想,只高声吩咐道:“快将夫人带回房!”顿了顿,他盯着那乌木棺,又一字一句道,“将堡主的遗体……也抬进来!”

    转身间,阮君炎眼底的温润一层层剥落,似有锋利的荆棘沿着那眸缓缓窜出来,尖锐得一触就要流出血来。

    杀父之仇……不共戴天! 166阅读网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ibotaodz.com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鬼医煞(GL),鬼医煞(GL)最新章节,鬼医煞(GL) 快眼看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