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医煞(GL) 27 生死一线(二)

小说:鬼医煞(GL) 作者:桑鲤 更新时间:2017-03-14 11:39:39 源网站:快眼看书
最新网址:www.ibotaodz.com
    凌晨时分。星稀月淡。

    华以沫紧闭双眼,小小的身子浸泡在药池里,只觉得一阵阵冰寒从脚底窜上,仿佛要将人的五脏六腑都冻住一般。身体早已僵硬得无法动弹分毫,轻轻一击便似要如冰块一般寸寸碎裂开来。那些寒气从每个张开的毛孔往骨缝里钻去。嘴唇青紫,脸色惨白,牙齿磕碰间发出清脆的响声,在寂静的夜里蔓延开去。

    “从今天开始,每日凌晨天地之中寒气最甚时分,你便去准备好的药池浸泡两个时辰。若想报仇,便给我往死里忍着!过不了这关,还想为姐姐报仇?做梦。”苍老的声音语带讥讽地在脑中回荡。

    不能昏过去。一定不能。每到最后半个时辰,是华以沫最难熬的时刻。整个人的肌肤已失去了知觉,那寒气全部积聚在骨头深处,直接如针刺般刺入脑海深处。仿佛连神智都几乎快要溃散,却还是硬生生地被一抹意志死死拖着。

    药池里原本浓稠的绿色随着时间的过去渐渐变淡,到最后只余下浅浅一抹青绿。

    而华以沫整个人如坠入了苦痛无垠的梦境,梦境之中,只有彻骨的寒冷,永远没有尽头。

    “以沫。以沫。”梦境之中,耳边依稀响起熟悉的呼唤声,华以沫挣扎着想要睁开眼,却觉得眼皮却似千斤重一般无法睁开,依旧沉浸在一片黑暗当中。

    “以沫……救我……”温柔的声音渐渐低弱,伴随着仿佛水滴滴在地上的清脆声音,华以沫脑中有什么一闪而过,像是被什么惊醒一般,陡然睁开眼来!

    映入眼底的,却是一片血泊。而那个温柔的身影,静静躺在血泊之中,面目悲伤。

    华以沫想发出声音喊姐姐,却发现喉咙仿佛被堵塞一般,如何用力也无法发出声音,只有呜呜声在喉底回旋。她想要推开那扇开了一条缝的门,却发现脚如何也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夏于铭垂下剑来,面无表情地望着地上的女子,任由上面蜿蜒的血顺着剑刃滴落。然后,转头望向华以沫的方向。

    唇边赫然一抹不屑的笑意。

    那张俊美的面容,倒映在华以沫眼中,渐渐变得血红,扭曲。

    下一瞬,华以沫眼睁睁看着对方举起剑来,唇角笑意愈重,然后“唰”地剑势下落,朝地上躺着的女子心口复又刺去!

    “不要——”

    如石破天惊般轰然在脑中炸响的话语,凄厉绝望,稚嫩的童稚声被生生撕裂,仿佛带着淋漓鲜血冲出喉咙。

    一口心血陡然喷出,溅落在门框之上,深色的木头被染成了血褐色,顺着木头纹理缓缓晕开去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畜生!我要……杀了你……杀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脑中,只剩下一个声音在反复回响。最后的世界只余下一片血红。

    苏尘儿望见阮君炎举剑自刎,急得上前一步,却忽然顿住了脚。

    然后缓缓地,微微皱眉望向华以沫。

    华以沫正手一挥,银针出手,正击落阮君炎的封灵剑,耳边发出“砰——”的一声落剑声。

    有什么地方……不对。

    苏尘儿脑海里飞快地闪过一丝灵光。

    突如其来的,苏尘儿飞快地伸手,拿起了地上的剑。

    “尘儿?”阮君炎脸上有些骇然失色,望向苏尘儿。

    有什么地方不对。

    那个念头越来越强烈,几乎快要冲破某个禁锢,在苏尘儿心底叫嚣。

    苏尘儿忽然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耳边依旧不断传来动静。

    “鬼医!你竟然胁迫尘儿,我今日与你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“呵,你这么想死,不如便去死罢。”

    随着话音落地,打斗声在房间内响起。

    苏尘儿依旧没有睁开眼睛。她静静地站立着,那些思绪渐渐被抛散,连带着耳边的响动也逐渐消弱下去。

    “尘儿!救我!”阮君炎的声音变得断断续续,“尘儿,不要离开我……我爱你。”

    “尘儿……”

    终于,所有声音都归于寂无。连带着那些思绪也消散。脑中灵台一片清明。而那心,也不再起波澜。

    苏尘儿便这般站立着,仿佛连自己也忘却。

    一切纷繁如同潮水般退却无痕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苏尘儿心念一动,方缓缓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所有画面复又聚拢,显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阮君炎躺在地上,唇角流出血来,朝苏尘儿伸出手,唤道:“尘儿…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苏尘儿面色平静地望着受伤倒地的阮君炎,低声自言自语道。

    “情郎死了,也没那么难过嘛?”耳边轻笑声响起。

    苏尘儿却恍若未闻地举起手中剑来。

    “也许只有这个方法了。”苏尘儿喃喃道,然后将剑横在了自己洁白的玉颈上。

    “没我的允许,你要做什么!”这回,连华以沫的脸上都有些微微变色。

    苏尘儿却全然不理会两人。

    唇边绽开一个若有似无的笑意,苏尘儿并不抬眼望两人中的任何一个,沉静地仿佛不过是在做一件微不足道的事。

    “不要——”

    在阮君炎惊恐的声音里,苏尘儿右手一个用力,锋利的封灵剑已经划向脆弱的喉咙。

    所有一切瞬间烟消云散,归于虚无。

    苏尘儿睁开眼,发现自己依旧坐在白雾之中,方才所历经的一切不过似一场梦。

    一梦。百态。

    只是许是梦的多了,且皆是一些不好的记忆,精神便显得有些疲累。

    苏尘儿勉强撑起身子,镇定了下心神,开始打量起来周围。

    身旁的白雾比来时消散不少,只余下淡淡的一层,已经可以看到身边十余米外的事物。

    苏尘儿皱了皱眉,开始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走出没多久,她便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如石像般站立在白雾之中。只是那唇角不知怎得竟带着一丝血迹,紧闭的睫毛颤得厉害,额间冷汗遍布。脸上神色浮动,极为挣扎痛苦。

    苏尘儿走到正陷在幻境之中的华以沫身旁,静静凝视着。

    忽然,那脸上,显出害怕恐慌之色来。仿若一个幼童做了噩梦,轮廓也紧跟着染上一层无尽悲痛之意。只是片刻之后,便被恨意所取代。

    “杀了你……杀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喃喃的话语从华以沫的唇间流露出来,听来甚是疹人。忽然苏尘儿眼神一凝,发现华以沫的耳朵处,也开始缓缓流下两行血来。

    苏尘儿记得曾在一本古籍中看到过关于峥嵘幻境的只言片语。上面这般评价道:“峥嵘幻境。梦中之梦,层层叠叠,愈深愈险。”即时间愈久,入梦愈深,自拔愈难。书中也道,唯有抛却心中爱恨嗔痴,心无杂念,也无所执,方能从中发现异常,并通过亲手杀死梦境里的自己得以醒转。苏尘儿心性淡薄,平生执着之事也寥寥无几,因此入梦并不深,才会让她在短时间内便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。而一旦确定所处并非真实,下手又毫无粘连,醒转过后只觉得有些疲惫,心神并无很大损伤。

    而若是持续下去,那人便会随着梦境的深入耗干心神,导致七窍流血,到最后便是心脉断裂而亡。且沉入峥嵘幻境的人并不能被唤醒,若是强自如此,只会迅速导致浑身血液逆流,加快心脉断裂。

    苏尘儿望着华以沫,轻轻叹了口气,眼底闪过一丝怜悯,还是决定帮助华以沫尽量镇定心神,至于之后的造化,也只能顺其自然。

    想到便做。苏尘儿扶着华以沫,让其缓缓坐倒在地。然后自己也跟着坐在了华以沫的对面,伸出手,轻轻执起了对方那冰冷的双手。

    “观自在菩萨,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,照见五蕴皆空,度一切苦厄。舍利子,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受想行识,亦复如是。舍利子,是诸法空相,不生不灭,不垢不净,不增不减。是故空中无色,无受想行识,无眼耳鼻舌身意,无色声香味触法,无眼界,乃至无意识界。无无明,亦无无明尽,乃至无老死,亦无老死尽。无苦集灭道,无智亦无得……”

    苏尘儿眼观鼻,鼻观心,轻启朱唇,开始对着华以沫缓缓念起清心咒。

    “虽然峥嵘幻境里外界的因素被隔绝到了最低,然而一些声音还是可能有些许进入。”古籍里对峥嵘幻境的猜测也止于此。书中道,既入幻境犹如入梦,那梦中之人方能闻得声音,幻境中人也方可闻得才对。只是能闻得多少,并不十分清楚。然虽只是如此,苏尘儿也知这是此刻唯一可行的办法,权且一试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谢谢大家支持,三更奉上^。^

    打滚~~求评啊读者君们~~让作者君知道你们在哇~~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ibotaodz.com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鬼医煞(GL),鬼医煞(GL)最新章节,鬼医煞(GL) 快眼看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