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医煞(GL) 28 生死一线(三)

小说:鬼医煞(GL) 作者:桑鲤 更新时间:2017-03-14 11:39:39 源网站:快眼看书
最新网址:www.ibotaodz.com
    “宫主,鬼判来见。”鬼判弯腰抱拳,低着头朝坐在宫主位置上的白渊道,“不知宫主召见属下,是为何事?”

    白渊抬手挥了挥,示意免礼,开口道:“伤势如何了?”

    “回宫主,已无大碍。”鬼判神色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白渊点点头,“你毒伤初愈,这几日便先多休息,红叶的事暂且放一放,不急。”

    鬼判低着头的脸上有一瞬间的放松:“是,宫主。”

    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,十多年的朝夕相处,感情颇为深厚。若非必要,鬼判也并不愿如此。只是自己身为鬼判使者,这些责罚所带来的内疚与悲伤只能由自己来承担。宫规与私情不能混淆是她从小受到的教育,一旦涉及责罚,必须冷面无情,这个偌大的荣雪宫才能在奖罚分明里延续下去。若是其他事宜,鬼判并不愿因自己的身体原因而拖累进度,只是对于延迟对红叶使者的追杀,鬼判私心里还是希望能足够多地给予红叶时间。

    白渊挥了挥手,让鬼判退到一旁,在座位上坐了片刻,似想起什么,转头望向落奎的方向,开口问道:“如何了?”

    落奎上前一步,走到白渊面前,低头道:“回禀宫主,已经过去五日了。这两日峥嵘幻境又沉寂下来,没有丝毫动静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么……”白渊点点头,“落奎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落奎思忖了番,方回道:“两日前晚上峥嵘幻境的那次动静,极像是有人从幻境里挣脱出来。虽然时间十分短……但应该不会有错。只是不知为何无人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两日前?”一旁的听风闻言皱了皱眉,“峥嵘幻境从未出现过短短三日便被人挣脱的情况,怎会……”

    “若本宫没猜错的话,想是苏尘儿罢。”白渊沉静的声音缓缓响起,“倒果然是个奇女子。”

    “从峥嵘幻境里醒来的人,虽短时间内并不会再入幻境,然在里面呆的久了,精神也会极为疲累,属下不明白,既然醒来,怎会无人出来?总不会……”说到这,落奎似想到了什么,眼底闪过一丝诧异,抬头望向白渊。

    “落奎想的,恰恰也是本宫所想。”白渊颔首,肯定了落奎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这也太……”落奎皱皱眉,有些不敢相信,“江湖上不是传言,鬼医插手破坏了苏尘儿与阮君炎的婚事吗?还杀了阮家堡精英子弟多人,苏尘儿照理不是应该恨她,怎会……帮她?”

    白渊摇了摇头:“苏尘儿身上并无恨意。或者更确切地说……”白渊的话语顿了顿,目光有些深邃,“能够在短短三日挣脱峥嵘幻境之人,心中可能没有任何恨意。爱恨嗔痴,本便是最易被峥嵘幻境所深困的四种情绪,若当真有恨,怎会这般快醒来?何况……十二年前,苏尘儿也并没有利用自己绝佳的天赋练武报仇,如今这些事,比起不共戴天的杀父之仇来,的确不算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落奎若有所思地低下头喃喃道。

    白渊忽然似想到了什么,淡淡开了口,仿若自言自语:“只是……爱恨嗔痴,既无恨嗔痴,这样生无牵绊,心性冷清的女子,怕是连那爱,都远没江湖所传言的那般罢。”

    “啊?怎么听宫主说来,愈发觉得那苏尘儿不像是个正常人啊,无欲无求的,倒像是个出家的……”听风在一旁嘟囔道。

    “胡言乱语什么。”落奎无奈地望了一眼听风,苦笑不得。

    “本宫倒觉得,听风难得妙语一回。”白渊眼带笑意地望向两人,开口道,“上善若水,怜悯众生万象。因是如此,苏尘儿恩怨不计,出手相助鬼医,倒解释得通了。”

    话正说着,两个侍从忽然从门口快步走进来,然后单膝跪在地上,低头道:“禀宫主,风秋山庄二小姐风苒和一个姑娘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风秋山庄?”白渊沉吟道。

    “风家二小姐来我荣雪宫作甚?”听风在一旁开口,疑惑地问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想必是为了鬼医而来罢。”白渊转向一旁,淡淡吩咐道,“落奎,听风,你两出去将人带上来罢,莫教人说我荣雪宫失了礼数。”

    “是!宫主!”落奎、听风同时抱拳道。

    “你跟着我做什么!”风苒不耐烦地转头朝阿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忒自作多情,来荣雪宫的路只此一条,莫不成是你家开的?也不怕让人笑话了去。”阿奴不甘示弱地顶了回去,只一顿,又补充道,“何况阿奴来找主人,天经地义,你风秋山庄才是名不正言不顺吧!”

    “你才名不正言不顺!就没见过你这么讨厌的女人!”风苒感觉自己的青筋一直在往外冒。

    “说你名不正言不顺还不服,原来是因为没见识,阿奴懒得与你计较。”阿奴头一扭,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别太过分!”风苒何等受过这般大的气,一路行来,简直肺都快被气炸了,越看这女人越讨厌,闻言怒极,举起手中的剑就要抽出来。

    “都打了这么多回了你不腻阿奴也腻了!,一把年纪了还这么冲动,还嫌路上耽搁的时间不够长么!要不是因为你,这点路阿奴早到荣雪宫了。”阿奴不屑道。

    “你才一把年纪!”风苒听到这话,眼睛都要红了,恨不得一脚将身旁这个女人踹下山崖去。

    “你看起来都二十好几了,还不是一把年纪么?”

    “你才二十出头!你……你找死!”

    言罢,风苒再也耐不住,如同路上十几次的争斗一般,怒得一手拔出剑来。

    “啧,怎么一出来,便看到这么火爆的场面。不过两位姑娘,若要打架,请去桥的那边,不要在荣雪宫地盘上闹事才好。”听风一出来便听到耳边的争吵,觉得有趣得很,本还想再听上一听,此时见到其中一个女子气得娇颜通红,还准备拔剑相向,才连忙出口道。

    落奎接过听风的话,有礼道:“我等是荣雪宫的落奎使者和听风使者,不知两位姑娘前来何事?”

    风苒这才想起已经到了荣雪宫,实在不好因此坏了风秋山庄的面子,勉强压下心中怒火,朝两人抱拳道:“风秋山庄风苒,前来寻鬼医华以沫有事相商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起的同时,另一个声音硬生生盖过了风苒,直直地冲出来:“你们不就是闯进百晓楼那两个吗?明知故问,阿奴当然来找我家主人。”

    风苒忍不住朝阿奴瞪去。

    落奎见势头不对,轻咳了一声,往旁边让开路来:“还请两位姑娘先行进宫,宫主已经在里面等候多时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华以沫现在在峥嵘幻境里?”风苒听白渊开口告知,惊得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我家主人在峥嵘幻境还没出来!”阿奴“唰”地从位置上站起来,跟着大声吼道。顿了顿,声音突然轻下去,然后轻咳了一声,问道,“峥嵘幻境是什么玩意?”

    站在一旁的听风扑哧一声,忍不住笑了出来,解释道:“阿奴姑娘,峥嵘幻境,是幻境的一种,以爱恨嗔痴为索引,以人生八苦为考验,从而炼人心志,清其业障。”

    阿奴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风苒早在听到阿奴后半句时便觉眼前一黑,心底有火不断冒出来,待听风话音方落,拼命压制着怒气朝阿奴低声道:“你不知道方才吼什么!”

    “听名字就很危险啊,阿奴担心主人的心情你怎会理解。”阿奴没好气道,复抬头望向白渊,脸色沉重,“那,你们到底把主人怎么样了!”

    白渊轻轻摇了摇头,望向阿奴,淡然道:“再过几日便有分晓,你们便在荣雪宫等候消息罢。纵是问本宫,本宫也不知晓峥嵘幻境里发生了些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已经几日了?”风苒皱着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五日。也就是说……你们最多登上两日便可。”白渊一字一句缓缓道。

    峥嵘幻境里。

    苏尘儿也不知过了多久,时间在里面没有丝毫流动的迹象。由于念清心咒的原因,愈发唇干舌燥,且精神也越来越萎顿。她知晓这都是因为峥嵘幻境的缘故,只是皱着眉强撑着,偶尔抬眼望一下华以沫,察看下情况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华以沫曾突然喊了一声姐姐,然后吐了血,染红了白色的衣襟。苏尘儿虽不知华以沫在幻境里经历着什么,却也隐约知晓是极其痛楚之时。那闭着眼的脸上神色,也时常闪过恨意、愤怒、悲伤、痛楚以及忍耐,有时连苏尘儿看得都有些不免心惊,不明白为何这人竟会有这般多的不堪记忆沉淀在心底。

    红尘苦楚,当真能至如此么?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谢谢支持,三更奉上^。^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ibotaodz.com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鬼医煞(GL),鬼医煞(GL)最新章节,鬼医煞(GL) 快眼看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