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医煞(GL) 32 情愫飘渺(二)

小说:鬼医煞(GL) 作者:桑鲤 更新时间:2017-03-14 11:39:39 源网站:快眼看书
最新网址:www.ibotaodz.com
    入夜时分。

    苏尘儿因身子疲累,很早便躺下睡了。至夜深,睡意方消了些,醒转过一次。正待继续入睡,耳边忽然传来一声模糊的人声。苏尘儿凝神细听,约莫隔了半刻,那声响复又隔着墙传来。

    而墙的另一边,正是华以沫的房间。

    苏尘儿睁着眼思忖了片刻,想起白日华以沫昏睡时不安的模样,还是有些不放心。便披衣下床,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苏尘儿来到华以沫房间外,抬手敲门。清脆的叩门声静静回荡在夜里。只是这般敲了好一会却还是无人应答,里面又有隐约的呢喃声透过门响起,破碎的字眼透露出主人的难受。苏尘儿微微皱了皱眉,试着推了推房门,门应声吱呀一声开了。

    苏尘儿也不犹豫,抬脚往里走去。

    荣雪宫地处高崖,天气一冷便容易飘雪。此时,雪光从窗外反射出来,带着朦朦胧胧的明亮。仿佛灯光被罩上了一层薄纱,雾气氤氲,反而显得这光愈发温柔,透过微开的窗户照进来,地上一片霜亮。因此无需点灯还是能较为清楚地看到房间里的情况。

    苏尘儿一进门,视线便落在床上的女子身上。

    华以沫额间冷汗浸湿了发丝,唇线抿得很紧,导致唇色泛出微微的白来。本便比常人略深的轮廓因虚弱愈发清瘦深邃,脸色也很是难看,整个人在床上似乎睡得极不安稳,锦被也被攥得有些皱。

    苏尘儿望着眼前明显被梦靥着的女子,轻叹了口气,缓步走到床边,伸手去摇华以沫。

    华以沫的梦境支离破碎,俱是峥嵘幻境里的零星片段,压抑得让人难受。胸口如同压了巨石,让人有些喘不上气。而眼皮更是死死黏合在一处,如何用力也无法睁开。

    正无力挣扎在梦靥里的华以沫,耳边忽然又响起了那个声音。

    那个声音轻柔地唤着:华以沫。

    如同在峥嵘幻境里最后惊鸿一瞥的、看不清面容的女子。清冷温和的声音遥遥地从某个地方传来。

    华以沫终于从噩梦中醒了过来。无边无际的黑暗里透出光亮,渐渐入了眼。

    只是甫一睁开眼,华以沫的神色便忍不住怔了怔。

    入目,是苏尘儿映衬在淡淡雪光中的精致面容。

    似乎隐隐觉得如所料那般,华以沫并未觉得奇怪。虽然已是深夜,醒来却望见这人出现在床边,却没有诧异,仿佛在醒来之前便知晓。

    只是望着那张温柔夜色里的脸,心中还是不可避免地微微失神。

    “醒了?等等。”苏尘儿见华以沫似乎还未缓过神的模样,起身去桌边倒了一杯水,递给正起了身坐起来的华以沫。

    华以沫伸手接过,垂下眼去,慢慢喝了完。

    “还要么?”

    华以沫轻轻摇了摇头,将空杯子递给苏尘儿。

    不知是月色太好,还是雪光太温柔,华以沫总觉得眼前女子白日的清冷也被晕染上了一层缱绻的温存。在方从梦境边缘挣扎醒来的此刻,有些不真实。

    “休息得不好么?”苏尘儿望着从睡梦中醒来,眼底还带着倦意的华以沫道。

    “做了些噩梦罢了。”华以沫点点头,目光落在苏尘儿脸上,顿了顿,忽然开口道:“你专门为此过来的?”

    “有些不放心,过来看看。”苏尘儿接过华以沫的空杯子答道。

    华以沫眼神微微晃了晃,再开口时,眼神也变得有些古怪:“你……不恨我么?”

    苏尘儿似乎不曾想到华以沫如此直接地问这个问题,神色微微一怔,沉默了片刻,方缓声道:“我为何要恨你?”

    “是我破坏了你和那个阮君炎的婚事,否则也许你已经是阮家堡的少爷夫人了。”华以沫紧紧盯着苏尘儿道,“我这般待你,你却也不恨?”

    苏尘儿并不回避华以沫的视线,神色依旧淡淡:“鬼医行医不向来如此么?也并非只针对我。且不过是交换,我既已知晓条件,也自愿应了,作甚恨你。”顿了顿,苏尘儿又轻声道,“何况,恨本身便是一件伤人伤己之事,我又何苦为难自己。”

    华以沫闻言,望向苏尘儿的眼神愈发古怪:“我有一事不明……权且一问。在峥嵘幻境里,若是我死了,你也履行了承诺,并可回到阮家堡继续你的生活。为何还要相助?”

    苏尘儿沉吟了一番,方道:“宁可行一善,莫要为一恶。我也不过是尽人事,听天命罢了。有些事,不过心之一念,我倒也未曾想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华以沫望着苏尘儿,缓缓道:“可救我不一定是行善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说了,只是不一定。你虽不是好人,却也并非大奸大恶之人。”苏尘儿神色淡淡,随意道。

    “噢?”华以沫闻言,倒起了些兴趣,挑眉道,“在你眼里,原来鬼医并非大奸大恶之人么?我以为自己的名声早已坏透了。我杀人无数,全凭喜恶为之;人命在我眼里不过草芥,纵是拿来试药也毫不心软。若这也不算,那如何才是大奸大恶?”

    苏尘儿望着华以沫有些戏谑的眼神,似是思忖了番,方答道:“江湖本是腥风血雨之地,手上没沾过血的又有多少。纵是嘴上的仁义道德,在利益面前却往往并不堪一击。你凭喜好杀人,与因利益杀人,并无二致。风秋山庄富可敌国,却也曾力灭南北几大商户;雷家堡的火药,威力惊人,其制作之初,死伤却是无数;刺影楼更是为杀人而存在,只要给得起符合的价格,谁都不例外。为了让你能够救人而提供于你试药之人的那些人,又谈何无辜?在我眼里,这便是江湖。我说你并非大奸大恶,不过是因为……”顿了顿,苏尘儿才继续道,“你心里有善。”

    华以沫本来听得认真的神色到最后那句忽然一愣,片刻后忍不住笑起来:“这倒有趣,不知尘儿如何瞧出我心里的善来?”

    苏尘儿闻言,只轻轻摇了摇头,似乎并不打算回答,只道:“你的心,你自己看得最清楚,无需问我。”

    华以沫笑笑,也不再继续这个问题,视线落到了窗外。

    一时房间里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窗外天空广袤,一如那雪地也是无垠。

    苏尘儿见华以沫已经没事,正欲起身告辞,不曾想华以沫又突然转回了头,似笑非笑道:“左右我也睡不着,尘儿陪我出去走走。”

    苏尘儿听到要求有些惊讶,看见床上的人似乎并不是说笑,试图劝道:“很晚了,你还是多休息罢,也该累了。”

    华以沫却恍若无闻般,掀开被子站了起来,开始穿衣。

    直消片刻,便穿戴整齐地站在了苏尘儿面前。

    “走罢。”

    华以沫兀自说道,也不管苏尘儿还未应,走到窗边,将窗户彻底打了开。

    一股带着沁凉气息的风拂动衣衫吹了进来。

    华以沫转过身去,朝苏尘儿狡黠一笑。

    只见她手一撑窗框,便身手灵活地越了出去。眨眼间已站在窗外,与苏尘儿对视。

    然后,从开启的窗口处,朝苏尘儿浅笑着伸出手来。

    因是深夜,四周安静得很,只有洁白的月光投在同样洁白的雪地上,愈发映衬出一片皎洁。

    两人并肩走着,靴子落在雪上发出轻微的响声,那些雪便落了一些到鞋面。

    两人皆着了白裙,曳地而行,仿佛要融入雪中一般。空气也冷冷清清得很,索性两人出来之时特地披上了大氅,倒也颇为温暖。

    两人并未言语,只并肩缓缓走着。苏尘儿不知华以沫用意,便也沉默着任由她去。

    “尘儿。”万籁俱寂里,华以沫开了口,轻柔的声音也显得无比清晰,“你喜欢雪吗?”

    苏尘儿望了一眼垂着眼专注地看着自己脚陷入雪中的华以沫,点了点头,轻声道:“算喜欢罢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喜欢。”华以沫并未抬头,顾自道,“虽然雪下面许是脏污遍地,然而都被干净洁白的雪覆盖住,便也看不到了。看不到,心情就好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苏尘儿轻轻应了。

    “只是可惜雪会融化。化了,那些脏污在雪白里,会显得更脏罢?”华以沫说着,忽然抬头望向苏尘儿,望进那双漆黑的瞳孔里,看着自己绰约的影子,缓缓道,“尘儿喜欢他吗?”

    “谁?”苏尘儿听到华以沫突然的问话,有些莫名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阮君炎。”说着,华以沫重新低下头来,背着手,看着自己的脚印留在雪上。

    “如今这些也不重要了吧?”苏尘儿淡淡道,并未开口回答,沉默着跟着华以沫缓步走在雪上。

    “尘儿该是喜欢的罢,否则也不会如此。”华以沫并不在意苏尘儿的避而不答,兀自说了下去,“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苏尘儿看着华以沫转过头来,月光映得那张脸愈发纯净,却又缓缓浮现出一个魅惑的笑容来。

    “只是……如今的尘儿,已经是我的了。我的东西,谁都不能夺走。”

    华以沫望着苏尘儿,一字一句道。

    苏尘儿面色平静地回望着华以沫。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说这个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华以沫抬头望向深蓝色的天空,淡淡道,“过两天,我们离开荣雪宫后便去风秋山庄一趟。风苒找我也是为此。想来,风家大小姐大婚,阮家堡应该也会来。”顿了顿,华以沫的脸上又起了丝笑意,“应该……会比较有趣噢。”

    苏尘儿闻言,脸上出现了些微波动,一时之间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“尘儿不是应该觉得欢喜吗?”华以沫顿下脚步,抬手抚上了苏尘儿的下颔,将她低着头的脸抬起来,使其正视着自己。

    苏尘儿望着华以沫笑得饶有趣味的脸,心底掠过一丝不安。

    “你想作甚?”

    “尘儿便不担心他会作甚么?想来,阮家堡的人,该是恨死我了罢。”华以沫将苏尘儿一缕垂下的青丝温柔地别回耳后,意味深长道。

    苏尘儿好看的眉微微皱了起来,眼中闪过一丝担忧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阮公子和鬼医姑娘又快对上了!三角恋什么的最激情了~~~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ibotaodz.com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鬼医煞(GL),鬼医煞(GL)最新章节,鬼医煞(GL) 快眼看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