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医煞(GL) 53 心难自守(三)

小说:鬼医煞(GL) 作者:桑鲤 更新时间:2017-03-14 11:39:39 源网站:快眼看书
最新网址:www.ibotaodz.com
    华以沫看起来心情似乎很不错,微微眯起眼,打量起一身红衣的凌迦来。

    坐在马上的凌迦,很快便察觉到了周围一抹不同寻常的探寻视线,下意识地往人群望去。

    映入眼帘的,是一个身着素白软衫的陌生女子,正在人群之外含笑望着自己。眼底神色却恍若一个围猎者正在探寻自己手中猎物一般逼迫,咯得人心里有些不舒服。

    凌迦还未来得及在记忆里搜寻这样一号人物,视线已落在了那女子身旁另一个人身上,不由得微微吃了惊。

    竟是一身雅兰的苏尘儿。

    凌迦的视线左右扫了扫,确定并无阮君炎的身影,心里愈发惊讶。

    阮君炎的事,他自然也听说过几分,江湖之上传得甚凶,都道苏尘儿如何牺牲了自己,只为换回情郎一命。而阮君炎为夺佳人,怒闯鬼医窟,却手下子弟却皆丧命于鬼医手下。这一对只差一步便能成其佳缘的两人,终于无法再续前缘。

    凌迦与阮君炎在江湖上算得上是关系颇好,也与苏尘儿有过几面之缘,一向敬佩两人品性。初闻此事时,他本欲前往相助,无奈那时风舞正染了风寒,只得一心陪护在风舞身旁,也就作罢。事后风舞也告知他苏尘儿并无危险,他才放心下来。

    如今凌迦只知晓阮君炎会前来参加婚礼,却没有想到竟在此时瞧见了苏尘儿。

    苏尘儿也注意到了凌迦望向自己的目光,知道他认出了自己,点了点头,算是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凌迦坐在马上不便说话,正要跟着点头示意,原先那白衣女子的身影却忽然移了移,正好挡住了他的视线。

    凌迦微微蹙了眉。

    白衣女子原先打量的目光陡然锋利起来,唇角的笑意也渐渐变得危险。

    凌迦一个恍然,忽然想到了这女子是谁。

    如今苏尘儿身边的人,又是个年轻女子,应是江湖传言里的鬼医不假。

    江湖上认识鬼医的并不多,凌迦也是第一次见到。发现同原先想象里的并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凌迦本以为冷酷无情的鬼医该是面无表情,脸色刚毅的女子。眼前的人,虽目光让人觉得危险,因着那张无害甚至算得上是好看的面容,并不让人害怕。

    几个呼吸间,凌迦的马已然向前行去。

    凌迦与华以沫视线也交错了开去。

    华以沫这才往旁让了让,侧过身子,望向苏尘儿,缓缓开口道:“你认识他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苏尘儿点点头,“之前见过几面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……”华以沫闻言,挑眉道,“你觉得他人如何?”

    苏尘儿低头斟酌了番,回道:“性格仗义,为人正直,行事坚毅。”

    “尘儿的评价看来不错嘛……”华以沫瞥了一眼凌迦远去的背影,轻轻笑起来,“那么,便去找他罢。我倒想看看,他是否真的仗义、正直、坚毅……”

    苏尘儿望着华以沫线条流畅的侧面,顿了顿,方道:“你找他……作甚?”

    华以沫闻言,转过头来,意有所指道:“他可能将成为风舞的丈夫,我找他有何不对?还是说,难道尘儿不想我找他?”

    “我并没有这么说。”苏尘儿摇摇头,忽然开口问道,“你方才说,你想到办法了?是什么?”

    华以沫听及苏尘儿问起,并不回答,反而笑着倾了倾身:“自然是救风舞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苏尘儿瞧见华以沫逼近,身子跟着往后仰了仰,心里了然,却又不便明言,只沉吟道:“风舞不会高兴你去见凌迦。”

    “她不会知道的。”华以沫指了指方过去的花轿,笑道,“她现在在花轿里,等会会在新房里,不是么?”

    “她之后会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之后的事了。事成定局,又当如何?”华以沫挑了挑眉,满怀信心道。

    苏尘儿闻言,却微微蹙了眉,定定地望着华以沫,并不作声。

    华以沫被苏尘儿望得有些不自在:“你这般瞧我作甚?”

    苏尘儿轻叹了一声,才道:“你若是为难了凌迦,风舞与你……许是会生些罅隙,闹得彼此都不愉快。你便不担心?”

    华以沫没想到苏尘儿竟在考虑这个,神色微微一顿,却又转而现出清傲之色来:“我做事,一向只凭自己心意。我觉得这样才对彼此都好,虽算不得两全其美的法子,却也足够差强人意。难道要因着风舞的性子看着她死么?哼,她要生气,便让她生气好了!”

    “那便随你罢。”

    苏尘儿瞧见华以沫的神色,心里没来由得松了松,连带着声音也变软了些。

    两人说着,随着迎亲队伍一道回了风秋山庄。

    当她们赶到门口时,来往的宾客已然在旁堆了个水泄不通,只露出一条让新郎新娘行走的道路来。

    而新郎,正搀着新娘的手,缓步往里走去。

    “看来到的正是时候。”华以沫停下脚步,望着眼前两个火红喜衣的人道。

    “你接下去打算如何做?”苏尘儿问道。

    华以沫的目光从苏尘儿身上滑过,带了丝狡黠的笑意:“新郎送新娘进新房后,便会出来招待宾客。自然是……这半路上将人劫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凌迦功力很高。”苏尘儿揉了揉头,无奈道,“你若是惊动了风秋山庄的人,怎么办?”

    华以沫闻言,忍不住又瞥了一眼苏尘儿,眼底浮上一抹自信:“别忘了,我可是鬼医。”顿了顿,笑道,“何况还有尘儿,不是么?”

    凌迦只觉得鼻子有些痒,有想要打喷嚏的冲动,被他生生抑了下去。

    当视线落在身旁女子身上时,那张坚毅的脸,也忍不住柔和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即将成为自己的妻子。与自己一生相伴。

    光是想象,便已足够让他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身后的宾客簇拥着这一对新人入了山庄。

    风一啸颇为感慨地在一旁望着两人的身影,唇边始终挂着笑意。片刻后,他方运了真气,朝一众宾客朗声道:“好了,现在新郎要先将新娘子送入新房。诸位大驾光临来参加小女婚礼,着实令风秋山庄蓬荜生辉。现下离拜堂尚有几个时辰,诸位先请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来往宾客笑着应了声,便被风一啸引着来到了宴席之上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,凌迦与风舞依旧相携着来到了东苑。

    说是新房,更确切地说该是新楼才对。风一啸为了筹备女儿的婚礼,一个月前便开始在东苑赶工建造新楼。他知晓风舞性喜清雅,新楼格局也依了她的想法,布置很是雅致。楼高五层,飞檐碧瓦,玲珑精致,取名舞榭楼。

    而此时,楼前挂上了两盏红灯笼,上面各自书写了偌大一个囍字。连那门上都贴了红色剪纸。喜庆的氛围极浓。

    “小心些,前面就是了。”凌迦低声朝风舞道。

    一旁的媒婆瞧见到了恢弘的新房,有些咋舌地打量了一番,方笑开了颜,朝凌迦道:“新郎官,到这里就好,把新娘交给我罢。”

    凌迦闻言,点了点头,不忘朝风舞轻声嘱咐道:“我过去招待宾客,你先同媒婆进去等着。若是有甚不舒服,便唤里面的丫鬟。”

    风舞不能言语,颔了颔首示意知晓了。

    凌迦这才有些不舍地将扶着风舞的手臂递给了媒婆,自己往旁边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新郎官,那我先扶新娘进去了。”媒婆笑眯眯地朝凌迦招呼了声,便扶着风舞往里走去。

    凌迦一路注视着两人的身影,直到门被阖上,看不见了,才转过了身,往回走。

    待凌迦方走到东苑口,耳边便传来一声异响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地往旁边瞧去。

    身边不远处是座假山,方才的动静便是从假山后传来。

    凌迦微微蹙了蹙眉,正犹豫间,熟悉的雅兰色衣袂从假山后微微露出些痕迹,只是眨眼间却又被假山遮挡了住。

    随之响起的,是一声极轻的闷哼。

    凌迦的脚步顿了顿,略一犹疑,便凝神朝假山走去。

    凌迦绕过假山,出现在他视线当中的,正是苏尘儿。

    只见苏尘儿蹙着眉,捂着肩头处,听到动静偏过头来,望向凌迦。

    “苏姑娘?你怎会在此?”凌迦语气有些惊讶。顿了顿,他的视线瞥到了苏尘儿的手捂着的地方,“你受伤了?”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苏尘儿并未说话,脸色有些苍白地咳了几声。

    凌迦见苏尘儿这般模样,考虑到阮君炎的关系,不便弃之不顾,只好道:“苏姑娘,若不嫌弃,还请放下手让在下瞧一瞧伤口。”

    闻言,苏尘儿的视线滑过凌迦,似是迟疑了番,方缓缓放下了手。

    映入眼帘的并无甚不妥之处。凌迦疑是内伤,开口问道:“可是被打伤了?”

    苏尘儿缓缓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凌迦的眉愈发皱紧了些。

    苏尘儿闻言垂下眸去,并不作声。

    凌迦只当苏尘儿默认了,正要开口说话,只觉眼前人影一晃,脚步顿时趔趄了下。凌迦连忙靠住假山,让自己不至于跌倒在地。

    苏尘儿微微叹了口气,直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苏姑娘……”凌迦正诧异间,一个白色身影已出现在自己视线当中。

    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    晚上会献上二更,时间嘛……咳咳,不定。约莫九十点?^。^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ibotaodz.com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鬼医煞(GL),鬼医煞(GL)最新章节,鬼医煞(GL) 快眼看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