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医煞(GL) 85 85

小说:鬼医煞(GL) 作者:桑鲤 更新时间:2017-03-14 11:39:39 源网站:快眼看书
最新网址:www.ibotaodz.com
    .

    而房间里的华以沫和苏尘儿,很快就迎来了第一件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一路跋涉而来的华以沫,早就灰尘仆仆。如今终于见到了苏尘儿,悬着的心也跟着放下来。首先要做的,自然是沐浴更衣。

    当华以沫拉开门同守在门前的两个丫鬟说明此事时,对方爽快地点头应了:“华姑娘稍等,我这便让人抬浴桶进来。”

    华以沫倒也不介意,听由噬血楼的安排,接受了这项决定。

    不过盏茶时间,对方做事极为利落地敲响了华以沫的门。

    一个偌大浴桶被抬进了房间,稳稳地放在了中央。

    清澈水面漂浮着朵朵粉白色花瓣,馨香气味顿时在房间里飘散开来。

    坐在木榻上的苏尘儿听到动静,微微偏过头来。

    华以沫方脱了件外袍,正要继续宽衣,手指方触到衣带,抬头正瞧见苏尘儿的目光,不由轻笑了一声:“尘儿不过来帮我么?”

    苏尘儿略微垂了垂眸,随即视线悄无声息地移开去,并不开口应答。

    华以沫索性放下手,缓步走到榻前微微弯下了身子,望着苏尘儿的目光带着笑意:“我这一路快马加鞭赶来,尘儿也不心疼下么?前几日那场大雨,还将我淋得发了热。尘儿可知?”

    听到华以沫的话,苏尘儿才缓缓将视线移到了站在身前的华以沫身上,柳眉微微蹙了蹙,忽然抬起了手,手背贴了贴华以沫的额际。

    华以沫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在发热。”苏尘儿的语气里带了些许责怪的意味,“药呢?”

    华以沫唇角勾起,眼神明亮:“出来太急,这等治发热的药自然不在身上。”

    苏尘儿闻言,望了华以沫半晌,探究的视线扫过那张脸,随之微微叹了口气:“你先进浴桶罢,我去和门外的人说说。”

    言罢,从木榻上直起身来,朝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华以沫望着苏尘儿纤尘不染的背影,唇角弧度愈大,走到浴桶边,毫不在意地开始宽衣,然后跨进了浴桶。

    待苏尘儿同门外的人吩咐完事宜,回过身时,哗啦水声已传入耳中。

    有热气腾腾冒上来,氤氲开眼前女子的容颜。水流自指间滑落,淌过白皙的脖颈,最后没入胸前的水中。而那双棕色的眼睛,也跟着落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苏尘儿有短暂的怔忪。然而很快便回过神来,神色平静地重新朝自己的木榻行去。

    路过浴桶时,一只湿漉漉的手却忽然自水中伸出,握住了她的手腕。

    苏尘儿的视线一路滑过这条肌肤细腻白皙的手臂,最后停在华以沫含笑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尘儿,你便这般走了?不需要做些什么吗?”华以沫凝视着苏尘儿,靠在浴桶上神色慵懒道。

    苏尘儿回视着华以沫,不动声色地将对方打量了一圈。随之朝向木榻的身子转了转,缓步走到了华以沫的身后。

    华以沫舒服地趴在浴桶前沿,微微眯起眼来:“上一次尘儿这样伺候,我都快忘记是什么时候了。『雅*文*言*情*首*发』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,记来作甚?”苏尘儿淡淡说着,手里的锦帕仔细地拭过华以沫的背。先前留下的刀痕淡的只剩下微红的印记,只有肩头被贯穿的地方,仍兀自留着一个铜币大小的褐色血痂。

    “这么重要的事,为何不用记得?”华以沫背对着苏尘儿的话语里染了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苏尘儿目光微闪,忽然有些迟疑地开了口,“华以沫,你一次次赶来,便不怕丢了性命么?我知晓你还有仇要报。何必为了我,屡次置自己于不顾?”

    华以沫沉默了片刻,方轻声道:“我若不赶来,会把你丢了罢。”

    闻言,身后苏尘儿执着锦帕的手微微顿了住。

    水珠顺着锦帕的边缘滴下来,落在华以沫的背脊之上,滑下去。

    “话说回来,”华以沫岔开话去,开口问道,“你方才怎么落了泪?”

    “被风沙一时迷了眼罢了。”苏尘儿顿住的手在说完这句话后,重新开始擦拭起华以沫的身子。

    华以沫不置可否地撇撇嘴,显然很不满意这个答案,自己试探道:“尘儿可是因为担心我?”

    “担心你什么?”苏尘儿语气平稳道,“你既然敢孤身闯这噬血楼,想必胸有成竹,何需我来担心?”

    华以沫琢磨着苏尘儿的话语,不知为何听出了一丝嗔怪,也不在上面多加停留,转而问道,“你这四日过得如何?”

    提到这个,华以沫的声音不免有些沉下来,“那个蓝堂主没有欺负你罢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苏尘儿垂眸答道,“我也只比你早到一会。他带我一回噬血楼,便被他哥撞见认出了我来。之后我就被噬血楼楼主带到了这里。然后你就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便好。”华以沫的微微松了口气,眼底却还是划过一丝狠意,“最好不要被我撞见……”

    苏尘儿听到了华以沫的话,手中锦帕轻拍了下华以沫的肩头,语气无奈道,“这里毕竟是噬血楼,凡事还是需要谨慎。”顿了顿,“说起来,你怎会也进了这房间被软禁起来?”

    华以沫摇了摇头回答道:“我也不太清楚。噬血楼楼主答应将你交予我,只是要我应她一个要求作为交换。而在这之前,不准我跑出这个房间。”说着,华以沫笑了起来,“不过这要求看起来也不错,尘儿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别闹,我说正经的。”苏尘儿的眉微微皱起来,“我总觉得这噬血楼楼主有些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噢?”

    苏尘儿沉吟道:“那日事发。噬血楼好像十分了解百晓楼的动静一般,你前脚方遣走了百晓生,噬血楼的人后脚就攻来了,好像知晓有这样一个机会并伺机埋伏在周围一般。甚至连百晓楼的机关都不声不响地被破坏了。而且……不知为何,噬血楼楼主总给我一种莫名的熟悉感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般说,我倒想起来了。”华以沫闻言起了兴致,跟着道,“当日我助白渊取得她要的东西,不曾想后来竟被噬血楼楼主夺了去。你说她一个个堂堂噬血楼的楼主,要荣雪宫宫主的物事作甚?那本小册里不过记了些白渊的轶事,对其他人影响不大。除非……”

    “除非那些轶事里噬血楼楼主也有参与。”苏尘儿接了下去,“而且对方看来是不愿白渊记起一些事情。这样说来,这噬血楼楼主……莫不是与白渊失踪的那段时日有关?”

    “嗯,我也觉得尘儿说的可能性很大。依情形来看,白渊似乎并不认得噬血楼楼主。若真的是失踪失忆那段时日的事,这一切也就可以解释了。”华以沫想通了这些关节,边说边有些兴奋地转过了身。

    苏尘儿没有料到华以沫会突然转过身来,原先拂在身后执着锦帕的手便一路滑过肩头,最后停在华以沫在水面起伏隐约的胸口处。

    纵是苏尘儿,也不由得被眼前的境况弄得有些微怔。

    华以沫只觉胸口有一把火顺着对方的指尖烧上来,连带着呼吸都快了几分。

    抬头望向苏尘儿的目光便有些灼灼。

    苏尘儿有些尴尬地轻咳了一声,作势欲挪开手。

    华以沫的动作却更快。她的左手一把按住了苏尘儿放在自己胸前的手,眼底闪过一丝亮彩,右手已飞快地拉住了本就有些微微俯□的苏尘儿。

    拉得苏尘儿更加往下俯□来。

    而华以沫自己,则仰起了头。

    微阖的眼里泄出笑意。

    双唇相触。

    华以沫的唇因沐浴而变得湿润饱满,色泽更是红润。

    她轻轻启唇,含住了苏尘儿的薄唇。

    因了这一拉扯的动作,苏尘儿原本停留在华以沫胸口的手一个打滑,自华以沫的手心里落下去。

    落在一抹饱满玲珑之上。

    有越来越重的跳动声在手底震动。

    砰砰。砰砰。

    苏尘儿的眼角,缓缓飘上两抹淡淡霞色。

    华以沫一时也未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,在苏尘儿的手碰触到自己胸前敏/感处时身子微微一颤。

    紧张着又是一僵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两人姿势暧/昧地定在原处。各自眼底都泄出一抹慌乱来。

    冷静的苏尘儿率先从尴尬的局面里回过神来,迅速地收回落进水中某处的右手,撑在了浴桶边缘,试着要直起身。

    华以沫见状,心一横,又将苏尘儿往下拉了拉。

    两人的唇贴的愈发密切。

    华以沫的舌则趁着这一空当顺势而入,眨眼间已缠上了苏尘儿的舌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满溢的馨香在彼此口中缓缓蔓延开来。混杂着沐浴花瓣的香气。热气依旧一阵阵将两人包裹围绕,让身在其中的人有些醺然。

    华以沫的唇缓缓碾过苏尘儿,一点点吸吮着对方口中香甜津液。宛若在品一壶佳酿。

    眼前的女子,淡然而出尘,神色沉静,容颜绝色。让人尝过之后,便再也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恨不得对方整个人都占为己有。无论是那眉、那眼、那鼻、那唇。那身体之上每一处的地方,都被自己一个人拥有。

    这般想着,华以沫空出来的左手,已攀上了苏尘儿弯下的脖颈,细细地摩挲过每一寸肌肤,最后落在苏尘儿的胸前。

    苏尘儿眼角霞色愈发重了几分。冷静的目光微微有些晕散开来。

    然而不过一个晃神间,理智已重新回到了苏尘儿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伸手握住了华以沫左手手腕,脚往后退了半步,微微往上仰了仰头。

    两人的唇终于得以分开了些许。

    华以沫并未再阻拦,神色有些餍足,额头却依旧抵着苏尘儿的额头,在对方还未说话之前,已轻声道:“留在我身边,尘儿。”

    呼吸略带着灼烫。华以沫的目光却是坚定不移。

    苏尘儿闻言怔了怔,方在华以沫的注视里缓缓直起了身。

    撑在浴桶边缘的右手,依旧在往下滴着水。

    而自己的衣领,也被濡了湿,有一小片水渍晕染开来。

    她垂眸望着华以沫。

    片刻后,那被染上了润泽水光的红唇微微开启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一直在么?”苏尘儿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我想要听你亲口应下。”华以沫的视线牢牢地锁在苏尘儿身上。

    苏尘儿只略微一沉吟,口中已轻柔地吐露出一个字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华以沫的眼里有更为璀璨的光亮点燃。

    她轻轻笑起来。眉眼微弯。有显而易见的愉悦欢喜。

    苏尘儿望着这样的华以沫,忽然有些恍惚。记忆仿佛回到了两人初识的时候。

    彼时,那双眼里冰冷得没有任何温度,纵是唇角笑意灿然,棕色的瞳孔依旧如玻璃般漂亮却沉寂。

    如今的华以沫,何时竟学会这般笑了?

    笑得,如此柔软温暖。

    竟也开始像一个寻常的情窦初开的少女。

    这样的华以沫,让苏尘儿的目光也随之温柔下来。

    作者有话要说:唔,这两章都算是治愈的吧~~接下来差不多快轮到白渊阿奴刷噬血楼副本了~~

    话说小沫你注意点豆腐不要先被吃完好么!

    ps:前几天的事情,让我发现有些人似乎对苏尘儿很是不能理解。我谈下自己心里苏尘儿这个角色吧。

    1.可以说,这是所有角色里我最用心、最费神的角色。相比于那些浓墨重彩的其他鲜明角色,苏尘儿太“淡”。淡到所有动作都是细微,所有表情都是克制。所以其实很多读者更容易喜欢上其他的角色。何况苏尘儿的不动声色像有的读者说的那样,会让人感觉很无力。其实对我来说,越写下去,反而越容易因为苏尘儿的这种克制与安静而心疼。在我看来,这样的克制是另一种美感,就好像不哭比哭更动人一样。我是极爱苏尘儿的这种克制的。所有情绪都在内心里完成。就算是崩溃的过程里,也是自身体内部开始崩塌,而外表不会表现太过激烈。而直到最后一秒,才会发出轰然巨响,全部粉碎。

    2.另外,在苏尘儿身上的每个神色与动作,是要用不同眼光去看的。那些细微的感情,往往是比寻常人多出好几倍的东西。很多时候我都不敢用心理活动去描写她。因为怕会失了那份“淡”。而且她太清醒,而这很多时候其实是很悲哀的事。

    唔,最后只能说,关于苏尘儿这个人物,希望大家多注意细节^。^

    
最新网址:www.ibotaodz.com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鬼医煞(GL),鬼医煞(GL)最新章节,鬼医煞(GL) 快眼看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