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ibotaodz.com
    沐老太堆笑道:“哎,瞧你这孩子,怎么说话的呢,怎么能说没关系呢?堂兄弟也是兄弟嘛……”

    沐老爷子:“对啊,我们都是流着沐家的血!嗐,年轻人就是爱开玩笑!”

    沐归凡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嗤:“沐家的血?可惜,你们不配啊……”

    他眼底清冷,没有一丝感情。

    “当初我爷爷牺牲,父母都被杀害的时候,我回到南城想寻找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你猜怎么着?”沐归凡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:“你们因为害怕被连累,知道我刚到汽车站,赶紧找人给我赶出城了。”

    “第二天,举家连夜搬去了沿海地区。”

    他找都找不到他们!

    当年他七岁,失去至亲的惶恐和茫然,支配着他本能的寻找亲人庇护。

    可惜……举目无亲。

    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谁又能想到当年7岁的小孩,他活下来了呢?

    粟宝不知道怎么的,听着这个爸爸毫不在意的说着过往,心底的难过却慢慢溢出来。

    原来,这个长得比门框还高的爸爸,曾经也跟她一样?

    没有亲人,没有爸爸妈妈,别人也把他当扫把星。

    粟宝抿唇,一声不吭的抱住了沐归凡的脖子。

    感受到小家伙的依靠,沐归凡话语顿住。

    粟宝软软的头发戳在他脖子窝里,让人心尖都不由得也柔软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?”沐归凡挑眉。

    小家伙这是……心疼他了?

    沐归凡心底微暖。

    沐家人被沐归凡拆穿,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,只能讪笑:“这,这这,肯定是有什么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听到这总算捋清楚了——原来沐老爷子跟人家爷爷是堂兄弟!

    当年知道自己堂哥暴露被杀,生怕连累自己,把寻亲的小侄子赶走不说,还连夜搬家了。

    沐家刚到京都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,他们张嘴闭嘴都是‘我大哥悲惨啊’、‘恨不得能代替我大哥’……

    发请帖的时候也是一口一个‘战神是我们沐家亲孙儿’。

    害得他们这些对细节不是很清楚的人,当真以为牺牲的沐明远是他们亲大哥呢。

    “亲兄弟之间的孙辈喊爷爷那都隔着一层关系,堂兄弟的太爷爷辈就更别说,这属不属于远亲?”

    “当初跑得那么快,唯恐被连累。领功劳的时候却跑得比谁还快!十几年没找过堂孙侄,一听人家成了战神,又上赶着来认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真是够不要脸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沐首长只是个普通人,他们还会不会认?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不会,你看苏家带了粟宝小姐来人家都不认呢,那眼睛都长到头顶了……人家觉得只有官家的人才配得上跟他们打交道。”

    听着众人毫不遮掩的议论,沐老太只觉得一口气怄在胸间。

    憋得慌!

    沐老爷子更是涨红了脸,就好像一直以来他们都有块遮羞布,现在这块遮羞布被掀开了。

    露出了什么都不是的他们,这让他们脸面尽失,下不了台……

    沐青林反应算快,连忙说道:“二爷爷,堂哥大老远赶来也辛苦了,有什么我们先进去再说吧!”

    他看向沐归凡,颔首温笑:“堂哥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沐老太连忙说道:“对对对,小凡啊,先进去再说,先进去再说……”

    沐老爷子:“大老远赶来也累了吧!快快,请进……”

    沐家人脸皮越来越热,想把沐归凡请进去再说!

    家丑不外扬,先把沐归凡请进去,关起门来再难看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,不至于被别人看了笑话……

    却想不到,沐归凡又是看向粟宝。

    “小乖崽,想进去吗?”沐归凡问。

    不等粟宝说话,沐老太赶紧劝:“乖粟宝,我们先进去好不好?你看,太奶奶给你准备了蛋糕哦……”

    “里面有很多好玩的玩具,芭比娃娃哦!”

    粟宝摇头:“我不吃你们的蛋糕。也不要你们的玩具。”

    虽然她很喜欢吃蛋糕。

    可不是谁给蛋糕都吃的。

    把她当成什么小孩啦?

    沐老太都快吐血了。

    刚刚恨不得把粟宝赶走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没想到这么快就要求她进去。

    人家还不进!

    早知道这样,刚刚就不应该对她那么凶呀……

    沐归凡道:“万焘,去,把我老爷子的光荣牌匾拿回来。”

    万焘就是沐归凡的那个手下,姓万,原本父母想给取个名叫‘万寿’,但觉得太过俗气了,就加了四点水变成‘万焘(tao)’。

    万焘是上边领导让他过来监督沐归凡的,免得他太放飞自我、瞎几把乱来。

    可这是他能监督得了的?

    万焘暗自叹气,只能应了一声‘是’,然后快步进去摘牌匾了。

    别的先不说,这块牌匾,的确不合适放在沐家。

    简直就是玷污英雄!

    沐老爷子和沐老太万万没想到,沐归凡竟然还要摘牌子!

    他们就是靠着这块光荣牌匾带来的功勋才混到现在,要是沐归凡摘走了,他们怎么办?

    沐老太赶紧跟着进去。

    沐老爷子急道:“小凡!你这就做得太过了啊!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那个三观歪的,小声嘀咕道:“是啊是啊,这也太计较了吧……当年的事都那么久远了,亲戚帮不帮自己这还能记仇的吗?帮是情分,不帮也是本分嘛……”

    粟宝觉得奇怪,什么情分、什么本分?

    现在长腿爸爸就是要拿回自己的东西而已,这不是应该的吗?

    沐归凡抬了抬眉,张狂又冷绝:“更过的还有呢,别急。”

    他环视一圈,冷冷说道:“我沐归凡从来不是什么大度之人,什么帮我是情分不帮我是本分这种话,在这家人面前我是不认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爷爷的牌匾,他们是以什么身份拿的?居然能比我这个亲孙子还有道理!”

    只是拿牌匾而已。

    他都没有捶他们一顿呢。

    已经很大度了,对他不能要求太高。

    刚刚那个嘀咕的人神色讪讪,顿时不再吭声。

    万焘已经扛着牌匾出来了,沐家老太跟在后面一个劲的哎哟喂,恨不得上手抢回来。

    沐归凡面无表情的环视一圈:“今天我也明确说清楚——我沐归凡,跟他们沐家半点关系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今后沐家要敢再打着我爷爷的名头招摇撞骗,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    粟宝重重点头:“对,不客气!”

    小嘴一咧,露出两根小虎牙,奶凶奶凶的样子。

    沐归凡勾唇,一手抱着粟宝,一手提着他爷爷那块功勋牌匾往越野车上一扔。

    然后动作轻柔的把粟宝放在座位上,漆黑的眸子里盛满笑意:

    “坐好了小家伙,爸爸带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从始至终都在冷静观察的苏一尘突然回过神,不对,说就说,把粟宝直接这么带走算怎么回事??

    “等等!”苏一尘冷着脸,立刻追上去。

    嚣张狂野的越野车,哐当一声撞飞沐家那摇摇欲坠的铁门,消失在夜色中。

    苏一尘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艹。

    万焘张了张嘴。

    家主啊……咱就是说,你是不是落下了什么?
最新网址:www.ibotaodz.com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福宝三岁半,她被八个舅舅团宠了,福宝三岁半,她被八个舅舅团宠了最新章节,福宝三岁半,她被八个舅舅团宠了 快眼看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