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ibotaodz.com
    教室里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阳阳哇哇大哭,边哭边骂。

    粟宝觉得脸上有点痒痒的,她抬手摸了摸……

    季常发现她脸上竟被挠出血了。

    季常面色冰冷:“这倒霉孩子,他奶奶是谁?我晚上去找找她!”

    子不教父之过,看这熊孩子一口一个小b崽子,估计就是跟他奶奶学的。

    粟宝揍了小的。

    那他就去找老的!

    不仅找老的,等等他还再下去一趟,找地底下的。

    全方位算账!

    **

    苏老夫人做梦都没想到,自己前脚刚回到家,后脚幼儿园就打电话来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打架?”

    苏老夫人挂了电话后,连忙跟着苏老爷子又匆忙朝幼儿园赶去。

    途中给苏一尘打电话。

    苏一尘:“什么?打架?粟宝受伤没有?”

    大舅舅第一句话是问粟宝有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然后扔下开了一半的会议,立刻出门往幼儿园赶。

    途中,苏一尘又给沐归凡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沐归凡:“什么?打架?粟宝打赢了么?”

    沐爸爸第一句话是问粟宝打没打赢。

    苏一尘:“……#@¥#”

    他的错,他怎能指望一个挖别人坟、扬别人骨灰、不按套路出牌的沐归凡按照正常人思路说话。

    沐归凡挂电话后冷哼一声,心知幼儿园的小孩打架不会严重到要命的地步。

    既然不要命,那当然得问打没打赢。

    要是打赢了,即便痛,对方肯定比粟宝更痛。

    要是受伤,对方肯定也比粟宝更伤。

    反正我方决计不能吃半点亏!

    **

    苏家的司机把油门踩得飞起。

    麴响也在苏一尘凌厉的目光下把车子开到最快。

    沐归凡的越野车就厉害了,从外环直接起飞,一路横冲直撞,野蛮驾驶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苏老爷子苏老夫人、苏一尘和沐归凡,三方同时在幼儿园胜利会师。

    皆是沉着脸,眼神冰寒的踏进幼儿园。

    校长:“……”

    呜呜,好想哭。

    果然是怕什么来什么。

    沐归凡终于在办公室见到了粟宝,以及跟她打架的另一个小男孩。

    小丫头脸上被挠出几道红痕,出血了,擦了点消毒的碘伏,乍一眼看去有点严重。

    那个小男孩脸上也挂了彩,同样也擦了碘伏,时不时哭嚎一嗓子。

    粟宝正在沙发上坐着,手规规矩矩的叠放在膝盖上。

    但却是凶哒哒的说道:“你有本事打人,你有本事别哭呀!”

    阳阳:“我让我奶奶打死你!”

    粟宝哼了一声,转头看见沐归凡进来了,嘴巴顿时一扁,委屈巴巴的喊道:“爸爸!”

    刚刚还不觉得委屈。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的,看到爸爸大舅舅外公外婆来了,就觉得委屈了。

    沐归凡两步上前,把粟宝抱了起来,仔细检查。

    然后问道:“听说你打架了?”

    粟宝心虚:“嗯……”

    沐归凡:“打赢没有?”

    粟宝顿时眼睛一亮,挥舞小拳头:“打赢了!”

    校长a

    d其他老师:“……”

    阳阳家长还没到,看到粟宝的爸爸高得吓人,不由自主被唬住,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沐归凡环视一圈,冷笑。

    “粟宝,你记住了,咱不欺负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但要是别人欺负我们,我们也绝对让他知道,我们不好惹!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?”

    粟宝:“嗯嗯嗯!明白了!”

    苏老爷子板着脸,冷肃的时候特别吓人,只听他厉声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校长:“这个,那个……您听我说……花老师,你来说!”

    花老师小心肝那个颤抖啊,只能硬着头皮说道:“上课的时候阳阳比较调皮,揪了粟宝的发夹和头发,粟宝生气就动手了。”

    花老师擦了擦额头的汗。

    其实仔细说起来,错方也不在粟宝……

    粟宝忍了三回,第三回才动手的。

    但话还没说完,一个满头银发的老婆子嘭一声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她正好听到花老师解释的那段话,二话不说就先开喷:

    “哦,轻轻揪一下头发就动手打人?是谁,站出来让我看看!让我看看是哪个小b崽子这么凶!”

    阳阳飞奔过去,哭天抢地:“奶奶!她打我!呜呜呜她还踹我膝盖,好疼好疼啊!”

    老太婆怒骂:“反了天了,我家宝贝孙子也敢打?还讲不讲道理了,家长是怎么教的!”

    沐归凡抱着粟宝,居高临下不到一米五的小老太,冷笑道:“来,你反一个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原以为对方家长是讲道理的家长,那么大家就好好讲讲道理,毕竟小孩子么,打架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但谁知道这人都还没站定呢,就先把脏水往他们粟宝身上泼了?

    小老太吃力的仰起脖子,才看到了高得跟个马路路灯似的沐归凡——陌生面孔,不认识。

    心底更是来气。

    “你们打人还有道理了?”她道。

    花老师连忙解释:“阳阳奶奶你误会了!一开始是吃早餐的时候阳阳取笑了粟宝,再到粟宝自我介绍的时候他也捣了乱,后面揪粟宝头发,粟宝才忍无可忍的。”

    小老太一顿。

    旋即更是怒气冲冲:“说一句怎么了?小孩子能说得出什么难听的话?这就要打人,也太小气了吧?”

    “再说揪头发,哪个男孩子不调皮一点,揪一下也不能怎么着,这就打人???”

    花老师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作为一个老师,需要不偏不倚,致力于化解两家的矛盾。

    但或许是粟宝太乖巧,或许也因为小老太说话太让人生气。

    花老师将手里攥着的小兔兔发夹拿出来,说道:“阳阳下手可不轻。”

    只见小兔兔发夹上,缠着一小撮头发,可以想象当时是怎么用力扯下来的。

    沐归凡面色冷沉。

    苏家二老和苏一尘也是浑身寒气直冒。

    校长一个头两个大,暗示道:“花老师……”

    花老师收回发夹,面无表情:“在吃早餐的时候,粟宝吃得多了一点,阳阳就取笑粟宝,说她是大肚婆,吃多拉多,吃啥啥不剩。”

    小老太:“……”

    花老师又道:“粟宝是插班生,今天刚第一天到,自我介绍的时候阳阳又说她叫紫薯,大番薯。”

    小老太:“……”

    说大肚婆、大番薯怎么了,小孩子正常啊,纯真可爱,想到什么说什么。

    反而是粟宝,才第一天来,人缘就这么不好。

    她孙子干嘛不说别人,就说她?

    她孙子怎么没跟别人打架,就跟她打?

    那肯定是对方也有点问题!
最新网址:www.ibotaodz.com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福宝三岁半,她被八个舅舅团宠了,福宝三岁半,她被八个舅舅团宠了最新章节,福宝三岁半,她被八个舅舅团宠了 快眼看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