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ibotaodz.com
    苏锦玉一愣,旋即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她捏了捏粟宝的小鼻子:“就你聪明!”

    粟宝叉腰自豪道:“那当然啦!”

    苏一尘勾唇,几兄弟皆是宠溺的看着苏锦玉和粟宝。

    粟宝抓起一把火鸡虾米条,塞进苏锦玉嘴里:“妈妈你吃!”

    苏锦玉:“我这样是吃不到的……咦?”

    可以吃得到哎!

    原来是粟宝抓过的虾米条自动幻化,这才让她咔咔吃到了。

    “好吃!”苏锦玉双眼亮亮。

    粟宝又抓起小蛋糕,一把塞进苏锦玉嘴里:“妈妈你吃小蛋糕!”

    不等苏锦玉吃完,她有舀起一勺花生米:“啊……妈妈张嘴。”

    才喂完花生米,粟宝又拿起一个水果。

    塞,塞,什么都往妈妈嘴里塞,塞就对啦!

    苏锦玉:“咳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粟宝看她咳嗽,连忙端起一杯酒:“妈妈喝!”

    苏锦玉差点没被呛死,好不容易咽下去了,无语说道:“粟宝,你……”

    却见粟宝小脑袋一歪,靠在苏一尘怀里呼噜呼噜的睡着了。

    一如既往的秒睡,软乎乎的小手还抓着酒杯。

    苏锦玉: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一尘无奈的看着粟宝,将她放躺下来。

    苏意深叠穿T恤和短袖衬衫,便把衬衫脱下,给粟宝盖上了。

    苏赢尔担忧问道:“这样睡没事吧?夜里多少有点雾水。”

    苏子林默然一旁装点心的竹编篮子拿过来,盖在了粟宝头上。

    竹篮子是扁平的那种竹篮,因为要装很多零食,刚刚苏落还挑了一个最大的。

    暂且可以称之为竹筐……

    竹筐像一个小小的伞,把粟宝的脑袋挡住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就好了。”苏子林道。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苏子林:“有什么不对吗?”

    苏锦玉看着脑袋被一个竹篮子盖住的粟宝,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“二哥,你多少拿个东西支棱一下吧!”

    苏子林: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苏赢尔将拖鞋递过来:“拿这个。”

    众兄弟眼睛一瞪:“一边去!”

    苏锦玉笑到脸都僵了:“五哥你还敢不敢更损一点?那个拖鞋,拖鞋支棱不住倒在粟宝脸上了怎么办,就闻你脚臭味嘛!”

    苏赢尔讪讪:“我脚又不臭……”

    苏一尘伸出一只腿,让粟宝靠在他身边,把那个竹筐支在他腿上。

    “先这样吧!等会就回去了,再把她抱回去。”

    苏锦玉点头,又吸了一口气,叹道:“哎,还是这酒香呀!”

    粟宝睡得不太老实,哐一声把竹筐捶到了一边,苏一尘便把她抱起来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苏意深接过苏一尘怀里的粟宝,又过了一会儿,再到苏子林接过去。

    众舅舅举这样小心翼翼的轮流抱着粟宝,反正就是不舍得下去,直到那一坛酒都喝完了还不肯罢休。

    再相聚,如何舍得?

    只恨不得长夜漫漫,月亮能挂在天上再久一点……

    最后酒喝完了,零食吃完了,几兄妹依旧不舍的排排躺在屋顶上,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。

    来日纵是千千晚星,也难抵今夜月色灼灼,以后就再也无法相见……

    楼梯昏暗的角落里,依着一个修长的人影。

    沐归凡默然看着。

    女孩儿笑眼弯弯,说起小时候的事眉飞色舞。

    明明是一张温婉大家闺秀的脸蛋,眼底却闪着调皮的光。

    原来粟宝的性格,大多数来源于苏锦玉。

    之前对沐归凡来说,苏锦玉只是照片上的一抹靓影,只是他家小乖崽的母亲。

    如今算她在他眼里算是‘活’了过来,也让沐归凡记住了她。

    挺好。

    沐归凡看了一眼醉了睡过去的粟宝,最终打消了上前抱走她的念头,他不愿打扰苏家兄妹几人的相聚,悄悄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渐渐到了凌晨,众人都不知不觉睡着了,缩在苏意深怀里的粟宝一翻身,双手双脚摊平,跟一只小猪猪似的呼噜呼噜。

    那个竹筐从苏一尘腿上滑落,转了一圈,盖在了粟宝脑袋上。

    天色渐明,天空中刚露出一抹鱼肚白,苏老夫人就醒了。

    “哎,人老了,睡的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苏老夫人看向睡得很死的苏老爷子,嘀嘀咕咕的趁机伸出脚踹了一下。

    苏老爷子翻了个身,继续睡。

    他的睡眠一直很规律,晚上十点说躺下就躺下,说睡着就睡着。

    早上六点半的闹钟一响,说起来就起来,一口气都不带停歇那种。

    苏老夫人看了看时间,才六点呢,还早。

    她起来穿好衣服,习惯性先去粟宝房间,悄悄打开门看一眼。

    一般这个时候她总要看看小家伙有没有踢被子,房间开了空调,到了早晨还是有点凉的——

    不管粟宝是不是真的冷,苏老夫人就是觉得她会冷……

    结果这一看,粟宝不见了!

    苏老夫人心尖一跳,慌慌张张:“粟宝不见了??”

    她急急忙忙去开涵涵的房间门。

    涵涵也在呼呼死睡,粟宝不在这里。

    难道去了苏梓晰苏何问的房间?

    苏老夫人又把几个小孩的房间都找了一遍,还是不见粟宝!

    她连忙去找苏一尘,好家伙,结果苏一尘也不见了!

    一连几个房间走下来,所有人都……消失了?

    苏老夫人这回是真的慌了。

    她返回房间,急急的摇晃苏老爷子:“起来,快起来!”

    苏老爷子雷打不动,翻了个身,甚至还捞了一下被子,就是没醒。

    苏老夫人气急大骂:“睡睡睡,就知道睡!粟宝不见你知道吗!”

    没想到苏老爷子倏然睁开眼,一咕噜爬起来:“什么?!粟宝不见了?!”

    苏老夫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骂骂咧咧,着急的各个地方找粟宝。

    三楼书房,没有,各个客房也没有。

    四楼家庭影院没有,台球桌没有,桌子底没有。

    五楼露台没有,阳光房没有……

    等等。

    苏老夫人倏然抬头,结果就看到五六条人影横七竖八的躺在屋顶上面。

    其中最小那一道人影不是粟宝是谁?!

    小家伙头上还盖着一个竹筐……

    苏老夫人顿时火大,居然把小孩子带到屋顶过夜!?

    不给盖衣服被子,给盖了个竹筐——还盖在了头上?!

    夜里雾水大,感冒了怎么办,发烧了怎么办。

    一个翻身,不小心从屋顶栏杆的缝隙里滑溜掉出去了怎么办!

    小孩不懂事,大人还不懂事吗?

    苏老夫人被气出了矫健的身手。

    苏老爷子刚找上来,就看到自家老婆子跟个老猴子似的,十分矫健的抓着简易步梯,一步两步三步,动作很快的爬上了阳光房屋顶。

    苏老爷子不由得张了张嘴。

    这这这,这是他家那个常年瘫痪、最近才刚站起来的老太婆?
最新网址:www.ibotaodz.com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福宝三岁半,她被八个舅舅团宠了,福宝三岁半,她被八个舅舅团宠了最新章节,福宝三岁半,她被八个舅舅团宠了 快眼看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