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ibotaodz.com
    沐归凡没睡得多久就醒了,看了看时间五点钟。

    他一般都在这个时间醒来,然后出去跑一圈,大概七八点的时候回来吃个早餐就去队里了。

    粟宝有时候八点过后才醒,很多时候他都没办法陪着她一起。

    但这已经是他能争取到的最大程度的陪伴了。

    有时候沐归凡也想把粟宝叫起来,但转念一想……

    算了,女孩子么,娇气一点也无妨。

    老太太说得也有道理,睡饱了才能长得好。

    沐归凡亲了亲粟宝的额头,小家伙睡得沉沉的,被他亲了一下,竟下意识扯了扯嘴角,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。

    沐归凡眼底都是宠溺,心底从未像现在这般柔软。

    他回房间换了衣服就出门了。

    完全没注意到,身后跟着一双脚印……

    天还没完全亮,沐归凡跑在环半岛的塑胶人行道上。

    江面吹过来的风十分凉爽,沐归凡跑步的速度还是挺快的,这时候却感觉身后好像有人跟着。

    他微微眯眼,没有回头。

    沐归凡加快了速度,身后的脚步声也若有似无,但总会保持着十分规律的节奏,紧紧跟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很快,环半岛的跑道上飞奔过一个人影,他的速度极快,仿佛后面有鬼追似的。

    一个大早上起来的老爷子手里拿着一个小音箱,音响里正放着:我像只鱼儿在你的荷塘……

    下一秒,一个残影飞掠过去。

    嗖一声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风吹起他秃顶上为数不多的几根白发。

    老爷子:“???”

    沐归凡速度比飞人还快,但身后的脚步声依旧如跗骨之蛆,紧贴在他后背。

    麻了,常人是不可能跟上他这个速度,还不带喘气的。

    想到昨夜的诡异。

    沐道士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。

    被车撞飞你不好好去投胎,来跟着我?

    粟宝说,走夜路发现身后有东西跟着的时候,千万不要回头。

    因为人身上有三把阳火,两盏在肩膀上,一盏在额头上。

    回头的时候,会把肩膀上的阳火吹灭。

    那么,只要他不回头,直接整个人转过去,肯定就没事。

    沐道士陡然腾空而起,借助惯性整个转身,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一个扫堂腿。

    身后空无一物,沐归凡也感觉自己什么都没踢到,人就落在地上了。

    但在那一瞬间,他终于看清楚了,他身后有一双脚印。

    鬼没有,凭空一双脚印?

    沐归凡站起来后,没有丝毫犹豫就往回跑。

    拿着音响的大爷正跟着音乐哼:“游过了四季荷花依然香……”

    结果刚刚过去的残影又从他身边嗖一声过去,他才刚用手梳好的几根白发又乱了。

    大爷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小伙子,今天早上的训练项目不一般呐!

    **

    粟宝醒来的时候发现只有自己在房间,天还没完全亮,小五都还安安静静的半眯着眼。

    她呆萌的坐在床上,完全没有回神。

    昨晚她做梦啦?梦到爸爸被鬼追,然后跑过来找她,把她当成驱鬼符贴在了身上。

    最后师父父揭了好久,才把她揭下来。

    她都变成一张纸啦……

    不对不对,爸爸这么厉害,单手能翻过一道墙,要是真见鬼了肯定不会怕,直接一拳把鬼鬼打飞。

    才不会来找她辟邪呢……

    粟宝打了个哈欠,回神完毕,下床穿了鞋子去刷牙洗脸。

    季常负着手从外面施施然进来,盘膝坐在房间里翻开册子。

    粟宝问道:“师父父,你去哪里啦?最近师父父总是见头不见脚的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一边刷牙,一边模糊不清的说着。

    季常抬头看了她一眼,说道:“那叫神龙见首不见尾。”

    粟宝:“哦哦哦!”

    她刷完牙洗完脸出来,凑近季常,好奇的歪头看向册子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呀?”粟宝问。

    季常敷衍道:“反正你也看不懂,等你长大再教你。”

    粟宝指着天书,认真念道:“日照香炉生紫烟,师父来到烤鸭店,口水直流三千尺,一摸口袋没有钱。”

    季常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睁着眼睛说瞎话,他愿称她为第一。

    “谁教你的?”季常无语问道。

    粟宝:“涵涵姐姐呀!”

    季常满额黑线。

    非常好。

    不靠谱的爸爸教她各种生存技能。

    不靠谱的小五教她唱各种奇奇怪怪的歌。

    不靠谱的小姐姐教她念乱七八糟的诗。

    他就不一样了,他教的都是正经的。

    “想不想要师父教你一个新的本领?”季常合上册子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粟宝立刻摇头:“不要不要!师父父你这样笑的时候,肯定要使坏。”

    小家伙正要跑下楼,却见门砰一声被打开,她英明神武的爸爸出现在面前,略微喘着气。

    他身上的衣服都汗湿了,贴在身上,勾勒出他修长的线条,有力的臂膀。

    粟宝咦了一声:“爸爸,你跑步回来了吗?跑得很快吗?怎么这么累的样子哦?”

    沐归凡几步走到粟宝面前,这才回头看向门外。

    见到粟宝,他还怕什么妖魔鬼怪?十分放心的转头看去,也不担心什么吹灭阳火了。

    “粟宝,爸爸身后真的没有鬼?”他问道。

    粟宝正要说话,下一秒,却见一双脚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那双脚似乎在快速的跑着,到了门口猛的急刹车,后退两步。

    同时看到判官也阎王在,哪个妖魔鬼怪不怕。

    季常盯着那双脚,低声道:“稀奇。”

    粟宝也咦了一声:“师父父,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没见鬼鬼,却见一双脚印?好奇怪。

    季常道:“人死后,一般来说直接去投胎了。但有些死得意外、死得不健全的人,会沿路去寻找自己的脚丫子,脚印什么的。眼前是一个不知道是谁的脚印。”

    粟宝大为惊奇:“脚印还可以自己走吗?”

    季常:“当然,妖魔鬼怪,魑魅魍魉,什么没有呢。”

    “举个例子,以前曾有被残忍杀害的人,一双眼珠子泡在福尔马林中当成展品放在猎奇店里,那双眼珠子盯着来来往往的人,便也算一个鬼。”

    “它代表了原主生前的意志,有原主意识的思考。”

    “这双脚也是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粟宝点头,明白了。

    沐归凡看她大概又跟她师父询问了,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粟宝把师父父说的话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沐归凡皱眉。

    昨天被撞飞那个人,他只注意到他瞪大的双眼。

    这么说的话,确实没注意他的双脚。

    但沐归凡有一项过人的本事,就是能回忆发生过的场景细节,他沉思了片刻,仔细回忆昨天的片段。

    包括每个路人的表情,他大概都能记起来,便也很轻易想起那个被撞死的死者,双脚的确是齐断的。

    尸体被搬走后,当时负责现场的人员还找过他的脚,但听闻他的脚在被撞飞的力道拉扯下断在电瓶车底下,跟随电瓶车一起被水泥车碾成了碎泥。

    所以那死鬼没跟着他,反倒是一双脚跟着他了么。

    沐归凡看向门口,那双脚似乎在怕什么,又不完全怕。

    停在门口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沐归凡嗤笑:“有本事你进来。”

    那双脚立刻向前挪了一步。

    但很快又回去,似乎也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粟宝仔细听了听,翻译道:“爸爸,他说有本事你出来。”

    沐归凡:“你进来。”

    粟宝翻译:“他说你出来。”

    沐归凡轻蔑一笑:“孬种。”

    那双脚顿时跺了一下,似乎气急败坏。

    季常嘴角一抽。

    沐战神,幼不幼稚?
最新网址:www.ibotaodz.com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福宝三岁半,她被八个舅舅团宠了,福宝三岁半,她被八个舅舅团宠了最新章节,福宝三岁半,她被八个舅舅团宠了 快眼看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