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网址:www.ibotaodz.com
    几人看着痛哭的唐田田,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   人要死的时候,谁也拦不住的。

    与其浑身插满管子,直到最后一刻都是痛苦的,那不如放手让其解脱……

    粟宝安慰道:“好啦好啦,唐叔叔不哭了,哭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候唐田田抬起头,只见鼻涕糊了一脸。

    粟宝连忙退开两步,一时间竟然卡壳了,憋不出半句安慰的话。

    飘在一旁的唐老太十分嫌弃的说道:“哭起来忒埋汰!这么大人了,鼻涕都糊到嘴里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眼底闪过一丝无奈,看向粟宝说道:“谢谢你啊,粟宝。”

    不然的话,她也不知道要做多久的活死人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被自己儿子‘灭’掉的那种,真是再悲催也没有了。

    粟宝摇头:“不客气的奶奶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一下,又凶巴巴的说道:“一码归一码,你之前吓的我事,我忍好久啦!”

    唐老太噗哧一声笑出来,道歉道:“对不起,以后我不吓人了!”

    谁让她是小阎王……她除了找她,真的没别的办法。

    唐老太叹了一声,说道:“我能不能跟我儿子说句话?”

    粟宝有点为难,季常却一挑眉。

    “来了粟宝,师父又要教你大本领了!人言鬼语,这个符咒能让鬼的嘴巴开在旁人身上,就可以人说鬼话了。”

    粟宝一愣:“这就是满嘴鬼话的意思吗?”

    季常:“……你这么说的话,也没错。”

    粟宝点头:“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麴响愣愣的看着自言自语的粟宝,担忧道:“苏总……小小姐一直都这样吗?”

    苏一尘冷淡道:“她在跟别人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苏何问点头:“妹妹耳朵里有个特工耳机。”

    父子俩都是面不改色,睁着眼睛说瞎话。

    麴响:“……”

    是、是这样吗?

    季常正说道:“来,跟师父念:但使龙城飞将在!”

    粟宝:“但使龙城飞将在!”

    季常:“come o

    baby do

    't be shy。”

    粟宝:“康哦卑鄙逗比帅。”

    季常: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唐老太:“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:“……”

    麴响懵逼:哦,这还是国外通话?

    季常忍俊不禁,这个小东西,实在太好玩了!

    粟宝瞪眼:“师父父又骗人!”

    季常咳了一声:“没骗没骗,只是满嘴鬼话这个技能需要跟死者有所关联的人才行,这里没有合适人选。所以师父教你另一个——诈尸。”

    粟宝不放心的说道:“师父你要是再骗人,你就是大臭屁。”

    苏一尘忍不住勾唇,虽然不知道粟宝跟她师父说了什么,但小奶团奶凶奶凶的样子很可爱。

    连苏何问都觉得放松下来了,感觉好像也没那么可怕……

    刚这么想,就见躺在床上的唐老太呼一声,直直的坐了起来!

    苏何问:“!!!”

    他一个激灵,抱住了苏一尘的大腿。

    苏一尘:“……”

    麴响震惊:“诈、诈、诈尸了?!”

    粟宝无辜眨眼:“没有诈尸,粟宝不小心踩到弹簧床的按钮!”

    麴响: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行人都出去了。

    独留唐老太和唐田田在屋里说话。

    屋里,招魂幡随风翻飞,墙上到处贴着的黄符和哗啦啦作响,诈尸的唐老太垂着脑袋,双手也无力的耷拉在一边。

    “幺儿啊……”她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幺儿是一些地区对最小孩子的称呼,有的地方还保持着喊娘的传统。

    老太太这一声,结合周围环境,显得十分恐怖。

    唐田田紧张道:“娘?”

    唐老太依旧没抬头——抬不起。

    所以声音有点闷闷的:“娘走了,你别再留娘了,生死有命,娘很满足了。”

    唐田田眼眶发红:“娘……”

    唐老太说道:“你记住了,今后有一件事你一定要去查……查小时候在我们家住过的那个姓沐的小男孩!”

    唐老太已死,生前的一幕幕此刻是最清晰的。

    记忆里,那个曾经被他们救下过,在他们家吃住了一段时间的小男孩……跟如今的粟宝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“搞不好那个就是粟宝的父亲。十几年前他7岁,如今大概25、6岁,跟老关说的一致。你要铆足劲去帮苏家找知道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找个机会跟苏家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唐田田凝重点头:“我知道了,娘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粟宝抱着小兔子站在门外,看着对面的别墅。

    对面的别墅来了一些人,门前挂上了一朵黑白稠的大花。

    殡仪馆的车子开来了,旁边还停着一辆警车。

    “关爷爷走好呀!”粟宝小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关爷爷应该看到姐姐的尸骨了吧?

    可惜年代太久远了,姐姐早已经不在了。

    粟宝抿唇,大大的眼眸略显空洞,安静下来的时候谁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季常一身白袍,慵懒的倚在一边,手里拿着一本册子,视线却一直落在粟宝身上。

    比起寻找粟宝的亲生父亲,他更关心的是小奶团能不能熬过去。

    他手里册子上面,在粟宝名字下又多了一行字:【人生百态】

    所以小阎王现在是在历练么。

    正想着,突然又听粟宝正对着鹦鹉嘀咕:“小五,二五六岁是好多好多岁吧?”

    小奶团数学可不像是很好的样子,四岁,连幼儿园都没上。

    小五的小脑袋在粟宝手上蹭了蹭:“黑山老妖!黑山老妖!”

    粟宝沮丧着脸。

    她不想要个妖怪爸爸呀!

    这一趟出来没抓到鬼鬼填葫芦,却得知了自己爸爸是妖怪的噩耗——

    粟宝小脸纠结,内心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战斗:

    “算了,小孩不能嫌弃自己的爸爸。”粟宝跟小五说道:“就算他是个猪八戒,也是粟宝的爸爸!”

    说完又说道:“小五也不可以嫌弃哦。”

    小五:“爸爸!爸爸!”

    粟宝咯咯笑。

    这时候唐田田也出来了,低声跟苏一尘说了什么,不一会苏一尘出来说道:“粟宝,走了。”

    唐家很快也挂上了白布。

    粟宝坐在车里,看着越来越远的唐家,趴在窗户上说道:“唐叔叔会发财的,风水宝地。”

    苏一尘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不懂什么风水。

    只是,自己才是自己最大的风水,唐田田人品如此,很难不发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夜晚,关家的别墅里风吹过,白布呼啦啦的掀起。

    关叔的屋子里,赫然出现一道黑色的人影。

    他一身穿黑衣,大约一米九的样子,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交叠着双腿靠在椅背上,十指交叠而握,盯着关叔的床。

    “来晚一步。”他低声道,嗓音低沉。
最新网址:www.ibotaodz.com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快眼看书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福宝三岁半,她被八个舅舅团宠了,福宝三岁半,她被八个舅舅团宠了最新章节,福宝三岁半,她被八个舅舅团宠了 快眼看书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